台灣的文創與科創

好幾年沒到台灣出差,上週重訪,福爾摩沙,還是那個可愛的寶島。

喜歡台灣,既是兩岸四地裡把中華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地方,也最先進。在香港處處倒退的當下,差距更為明顯,這邊岸連不足廿年的事實都狠狠扭曲,更談不上坦然面對近代以至更久遠的歷史。而我所說的進步,當然不是硬件、基建大比拼——雖然台灣高鐵也很舒適很準時——而是民主體制,教育普及化和對多元的尊重等,現代社會的基本元素。

跟動漫遊戲產業距離較近的一項,台灣在科創之餘很重視文創,這個我幾乎沒有在港府口中聽到過的詞語或概念。港府眼中,科創終於變得重要了,電競節終於要舉辦了,只因它有商機,能提升社會競爭力。忽然間,沉迷、血腥、暴力,不是覺悟,只是全部不提了。中學總是說文科和理科,畢業後沒有「競爭力」的人文提都懶得提,這根本世紀騙案。脫離了對人的基本關懷,就算科技真的能發展好,給社會帶來的到底是禍是福都說不準。科創和文創本應是一對,談到這個理念的實踐,我甚至大膽認為,台灣比科創極度領先的矽谷都要優勝。

這趟出差,正好遇上台北電影節和台北遊戲開發者論壇,分別在華山文創園區和松山文創園區舉行,都靠近屬市中心的忠孝東路,沒有海景,沒有填海,沒有大型玻璃幕牆,卻保留了昔日的酒廠、菸廠、水塘、樹木和雀鳥。

所謂文創與科創並行,固然不是因為在文創園舉辦科創活動而已,否則紅館日日演唱會的香港肯定十分重視體育。關鍵還在於科創的道路上關心人文和社會發展,在文創的過程裡以科創提升效益。
我雖然一直做遊戲,卻很少出席開發者論壇,免得浪費時間在「sales pitch」或者聽不懂的硬核開發技術。這次的台北遊戲開發者論壇,好些演講題目卻叫我眼前一亮,比如「Indie Fund 資金模式」、「《返校》:在地題材國際化」、「《Replica》:傳達政治理念的媒介」等,這就是台灣的獨特之處。《Replica》講述玩家對抗極權政府,來自韓國的製作人SOMI開宗明義表示,遊戲是傳達政治理念的最佳媒介,是我十幾年從沒機會聽到的精彩題材,有機會再作進一步分享。

至於本欄曾經提過的《返校》,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透過兩個學生與老師的遭遇,帶出白色恐怖的歷史,作品的出現本已難能可貴,更難得的是如此本土的題材居然能在國際間大賣,再一次證明本土題材和國外市場之間,不見得一定互相排斥,很多時自身獨特之處,正正是吸引別人的賣點。製作人姚舜庭的這個分享,給希望在關注本土歷史的同時做到國際化的香港創作人,如我自己,提供了不少的啟迪和鼓勵。

以上談的都是科創之中關心人文社會,至於文創如何利用科技,例子也不少,比如把手寫字變成電腦字體的「守寫字」(可幸香港也有「勁揪體」),又比如以「讓美好的事物發生」為口號的眾籌平台嘖嘖,隨手拈來都是文創項目。隨著科技的進步,群眾募資的便捷,這些沒有「競爭力」的項目今天得以實現,這就是文創建基於科創的最佳例子。

當台灣一步一步實踐文創與科創並行,香港繼續文創靠邊站,地產與科創並行——如果那稱得上並行的話。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7.07.09 “Ryu vs Ken” 專欄

寫輪眼

一個生活於炒賣之都的遊戲人,在社交場合被問及對大眾愛股「0700」的看法,常有的事。「為甚麼騰訊做得這麼好?」「看好新產品王者榮耀麽?」如此這般的問題,令我相當納悶。我也做遊戲但業績很差,玻璃心不是無,但只是次要,更納悶的是,雖然貌似難得有共同話題,但我關注的是作品,是科技,你關注的是後市走勢,大家要怎麼暢談呢,你又不是只看公司基礎價值投資。

硬要我宏觀談騰訊成功原因的話,我會說它的執行力和學習能力都超強。前者是團隊高速而極致落實公司方向,後者是港人尤其同行嗤之以鼻的「抄襲」能力。

打從本欄三年多前第一篇文章《抄襲無罪,原創有理》,我多次表達過「抄襲」並非萬惡的觀點。連見過就有資格當局長的Steve Jobs都親口說,“We have always been shameless about stealing great ideas”。「抄襲」本為中性,「抄襲」而不承認才算可恥,「抄襲」而不超越才是可悲。

本不喜歡用浪費空間的引號,卻一直引著「抄襲」,因為這個本來就帶貶義的說法容易誤導。小時候唸書,背誦古文是抄襲,學書法臨帖是抄襲,學樂器彈湊古典是抄襲,跑步學姿勢、籃球學步法,沒有一樣本質不是抄襲,只是沒人這樣叫。抄襲就算不是學習的不二法門,至少是非常重要的方法。不單是對個人如此,就算公司,甚至國家也是如此。

說回遊戲。在香港和海外,一家遊戲公司的簡介,總是強調創意。有創意固然是難能可貴,這沒有懸念。但國內的遊戲團隊卻不一樣,有些公司會開宗明義,把「快速複製」視為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我們有能力在三個月內把收入榜首位的遊戲換皮做一個出來」。你大可以說這是 “shameless”,但Steve Jobs的話,甚至只需在港生活的常識告訴我們,更 “shameless” 的人,不會自認。

我也不是很有創意的人,執行力加上學習能力是極強的競爭力這個看法,也是抄襲回來的。看過美劇《Heroes》就知道,不同的超能力,飛天的、自癒的、扭曲時空的,各有各厲害,但怎厲害都打不過大奸角Sylar,看一次就能徹底學會並使出別人技能的「抄襲超能力」。

每隔一段時間,網上就會有人名副其實「發現新大陸」,發帖慨歎原來大陸的技術比如支付寶、微信那麼厲害,然後被瘋傳,然後「識睇梗係睇留言」,旗幟高舉,群眾聲討,「那只是抄襲」、「那能成功只因政策」、「那在國外一定死」、「美國反過來抄中國產品只是駐美中國記者自嗨的說法」。各式各樣的指責都有,就是不肯接受,這些從抄襲起家的公司與產品已經變得非常強大,市值處於世界頂尖,功能也已在某些層面超越原抄襲產品,甚至反過來被參照。

對於這些回應,我沒有耐性和魄力去回覆—主要是考慮到人家根本看不進去—但我非常衷心地希望留言者可以打開眼睛,最低限度用過體驗過再作判斷,而不只靠對一個地方和一個貶義詞的印象妄下結論。你可以把中國視為敵人,但要是那樣,你更不可以不去了解你的敵人。

如果「抄襲」這個詞總是令你馬上生厭,沒法靜心觀察,試試如果換過說法,說騰訊和中國最厲害的技倆是「寫輪眼」,會不會讓你廓然開朗?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7.06.25 “Ryu vs Ken” 專欄

學以致用

TL;DR
學以致用,不是學習時計算將來能否用上,而是實作時融會過往所學

有些詞,離開了校園很少聽到,比如「學以致用」,大概是因為在工作環境說出來,會給人不成熟的感覺。只要工作指派過來,總要完成,沒有人會在乎你是否發揮校園所學,也沒有人給你機會去在乎。
Continue reading “學以致用”

給《17歲少女》回信

尹思哲傳來他的新報導《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想要跟我分享。我又不是編輯,他如此煞有介事,相信是很用心地寫這篇報導。我自覺也該簡單分享一下看法,回饋報人。

自問是比較前衛的,少女清楚自己志向,毅然退學,沒甚麼值得驚訝,按自由意志選擇自己的路,更是很好的事。況且就算遲些感覺想要讀大學才回去報名也無不可。
Continue reading “給《17歲少女》回信”

從臭老九到IT9

日前,國泰宣佈今年裁員600人,佔員工2.3%。先裁減經理級別的190人,當中70人來自IT部,成最重災區,預料下一輪會裁走更多IT部員工。

消息一出,自然是罵(媽)聲四起。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認為做法不智,指大型機構面對經濟問題,均會先削減資訊科技人手,長遠難吸引人才入行。甚麼KOL指國泰虧損主因為炒燶期油,埋單的卻是IT9(IT狗)。
Continue reading “從臭老九到IT9”

人生畢業禮 後事你有say

二月下旬,為當月初離世的家父辦了一個不太典型的追思會。寧靜的會場播放家父生前喜愛的音樂,既有傳統的花牌,也有照片展和零食放題。現在說來輕鬆,實質上要帶著沉重的心情,在對後事籌備毫無經驗,毫不認識的情況,面對社會上和殯儀業內的各種刻板觀念,辦一個既想打破迂腐又要顧全體面的追思會,並不容易。
Continue reading “人生畢業禮 後事你有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