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9 秋 經過南山邨幾次沒看到雪糕伯。聽街坊說,已經幾個月沒看到他。走近細看一下他的雪糕車和摺凳,發現縫隙間長出了花。或許,那也是生命延續的一種形式。 #雪糕伯伯 #ckxpress

大坑東邨

香港電視忘卻初心

家裡沒電視機已經十多年。有時在父母家晚飯看電視,會覺得體驗十分陌生,像個來港遊客,看電視是為了了解這個地方的人看甚麼,商界在推廣甚麼,媒體想要市民相信甚麼,就是沒有一種享受內容的感覺。一旦遇上需要選台甚至追台,拿著遙控,幾乎覺得比拿電腦在雲端架伺服器的難度更高。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電視忘卻初心”

2016.10.06 秋 曾幾何時,石梨貝是沙田友如我出城必經之路,途徑的巴士線很多,乘客很多,沿著水塘的拐灣很多,每次出城都想嘔或者捱到嘉頓即落車嘔。現在就只剩下81,即從前的71,和72這對活寶貝。72從太和開到九龍,我有理由相信,坐得72的都是巴士迷。81從我老家禾輋開出,但因為新香港人都是火車地鐵出九龍(我知合併左叫港鐵,我真係知),乘客漸少,九巴要發揮路線的剩餘價值只好在大圍兜個不停,結果是人更加少,都是老餅,連一把年紀的我都疑似最年青,加上天涼好個秋和沿途的馬騮,有一瞬間,我以為自己正和老友記一起去郊遊。 #ckxpress

嘉頓山

Indie Game: The Movie – 談獨立(二)

談獨立遊戲,不得不談2012年的紀錄片 Indie Game: The Movie

講述獨立遊戲開發的 Indie,本身也是獨立電影,由加拿大人 Lisanne PajotJames Swirsky 2010 年在 Kickstarter 集資拍攝,前後兩次眾籌共集得來自近二千人的九萬多美元。「資深電影人」黃百鳴眼中無資格拿最佳電影的資金,結果則是遠超如《葉問》等本地大作的成就。
Continue reading “Indie Game: The Movie – 談獨立(二)”

談獨立(一)

都怪政府不讓談獨立,要拉要鎖,搞得我好想談獨立。

假如獨立這個詞不是中性的話,它肯定是褒義的。打從小時候,家長老師就教導我們學會獨立,照顧自己。父母賺錢很辛苦,孩子該自己上下課,搞定三餐,功課要獨自完成更是理所當然。剛進大學,再一次聽到「鼓吹獨立」,這次說的是獨立思考。獨立思考不是說獨自思考不作討論,也不代表不受別人影響,而是在討論和互動的過程中,始終保持批判,形成一套屬於自己的理念。大學畢業後不到十年,三十而立,要獨立面對人生的種種挑戰,承擔當中的責任和結果,更加是中華先賢的訓誨。就算是政治上,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也有不少「獨立候選人」高舉獨立身分為賣點。於是,當政府說談獨立屬違法,教育局長說學生談獨立學校要報警,根本是毀三觀,挑戰我建立了半輩子的認知。
Continue reading “談獨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