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月餅會遇上區塊鏈——師奶大叔都看得懂的「ICO是甚麼」

月餅會
現在大家的每月供款不是間屋,起碼是iPhone X,年青的不一定知道,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月餅會,餅店讓人客以供款方式買月餅,畢竟當時生活不如現在富裕,月餅已經不便宜,當時送月餅的文化卻比現在強得多,不送上一盒,人家要麽覺得你不給面子,要麽覺得你山窮水盡。供一份餅會,可在中秋領十盒月餅,半份則領五盒。餅會有幾個好處,一則人客預先付款可以打折,二則餅店獲得資金大量整餅,三則可以預計需求。七十年代,香港的月餅曾經供不應求,這是現今窮奢極侈的社會早已忘記的一乾二淨。

月餅幣
好了,假設現在我是餅店,中秋快要到了,我需要資金「研發」和製作大量月餅。時移勢易,月餅會out了,ICO in了,於是我發行100萬「月餅幣」,正價1元,預售價8毛。把全部「月餅幣」售出,得到80萬資金作整餅之用。

一個月後,中秋到了,我的月餅只能以「月餅幣」購買,每盒售價100幣,即100元。但參與了「月餅幣」Initial Coin Offering 的,當時花了80元就得到100「月餅幣」,自用的話打了八折,賣出的話可賺一筆。只要我的月餅有需求,市場就會對「月餅幣」有需求,我的月餅受歡迎,「月餅幣」供不應求,自然升值。

心水清的你會想到,「月餅幣」定了100萬個就只有100萬個,不會量化寬鬆,符合貨幣的另一個元素:限量。否則沒有了炒賣價值,ICO誰來賣帳。

區塊鏈
至此「月餅幣」只欠東風,缺一個公開買賣市場就齊備貨幣的特質,而這個正是「區塊鏈」的角色。有了區塊鏈,餅舖的貨幣、初創企業的貨幣、百佳的貨幣都可以掛牌在市場買賣,跟畢…不,是比特幣、以太幣甚至港幣兌換,這就是現今炙手可熱的「魚翅科技」FinTech 了。那到底何謂「區塊鏈」?有空再寫。幾時有空?大約在冬季吧。

人民銀行定性ICO非法集資是否合理,見仁見智,但至少反應迅速,立場鮮明。至於港府,成日開口埋口魚翅經濟,高官其實知否自己在講乜,對ICO的立場又是甚麼?木宰羊。

八達通二十週年之際GoGoVan要成為全球唯一現金交易的獨角獸了麽——再談香港電子交易發展

1997年9月1日,八達通在香港推出,為電子支付寫上劃時代一頁。八達通有多好用,我以為毋需多講,但也因為「隱善揚惡」,只道香港電子支付落後,又舉了微信支付的優點做例子,使得有些人不爽,有人罵五毛。借八達通20歲的今天多說幾句,補完我對香港電子支付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 “八達通二十週年之際GoGoVan要成為全球唯一現金交易的獨角獸了麽——再談香港電子交易發展”

還是得說香港的電子支付很落後——跟「Startup非KOL 勿嘲香港落後」斟酌

// 【豪言壯語】Startup非KOL 勿嘲香港落後 (21:48) – 20170825

  1. 我老到不是startup,不是流動支付業界,不是專家是哩民,而且百分百不是KOL,所以文章肯定不是在說我。
  2. 不過我幾年前也說過香港電子支付落後,至今立場不變,而且對文章部份論點不能苟同,遂簡單回應一下。

  3. 有關電子支付,我一直以來「說」香港很落後,從未「嘲」香港很落後。就像真球迷支持一隊波,無論球隊多弱,但球迷依然衷心支持。責之切,指出隊波弱,分析其他強隊可學習的地方,何錯之有。

  4. 提倡電子支付方式是一回事,取消現金支付是另一回事。只要繼續提供現金選擇,著重私隱者大可繼續使用現金,因此,提倡電子支付,不會侵犯私隱。倒是八達通,一直利用車資傾斜,使得現金使用者多付車資。倒是大銀行,對存款硬幣甚至紙幣的小商戶收取手續費。

  5. 我認為,所謂先進,不就是有幾多百分比的人使用電子支付,而是有幾多場景提供電子支付這個選擇。反過來,我說香港在流動支付方面落後,不是多少人用電子支付,而是很多場景沒有提供方便的電子支付這個選擇。過隧道、搭的士、飯後分賬單、食魚蛋粉、去士多買薯片等等——而我很難想像這些都是出於私隱。收款者的私隱,或者吧。

  6. 另一文章沒提及,但屬於判斷「先進」與否的重要依據是,各種電子支付對收款方的成本。開始使用的成本多少,每次交易的成本多少,都是完全客觀的。我說八達通落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商戶要提供八達通的成本很高,先是安裝,再是每次交易。我說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在一些層面甚至超越了信用卡,因為前者可以做到RMB1的小額支付,而一般商戶使用VISA/Master的每次交易成本卻起碼USD0.3左右。這是為甚麼App Store、Google Play的收費至少USD1,而在個別國家卻能做到「sub dollar pricing」的原因之一。

  7. 文章提了很重要的一點,leapfrogging。電子支付,非洲leapfrog了,中國也leapfrog了,但leapfrog一樣是被超越,因為香港完善的銀行體系而被超越,並不會使問題變得次要,甚至更顯問題的嚴重性,因為那代表了社會現存的體系正妨礙自身的發展。

// 但銀行業的優勢,是tech base的企業不能取代的,比如說資本的實力

  1. 不是想鬥大,tech公司市值多大都跟我無關,不會讓我自豪,但客觀事實要搞清。2017Q2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tech base的佔七,剩下三間也不是銀行。另,HSBC的市值也低於騰訊、阿里。

// 倒不如真正了解香港監管機構及香港人的需要,努力建設一個便利任何年齡層的支付生態。

  1. 完全同意。

90年代溫水編年史——讀《嘔電傳真機》

  1. 不知是眼光好還是運數高,多次在眾籌支持大小項目,除了眾籌不達標退款的,每次都得到滿意的成品,從未失手(暫時)。而我不知道咖啡機是甚麼。
  2. 這次是《嘔電傳真機》。白水兄的這部作品,大大超越了我的期望。這樣說很失禮,說得好像我期望很低,顯出自己的無知。
  3. 其實不然。只是,過往都是在互聯網看白水的溫水劇場漫畫,很有心,於是看到白水眾籌出書,沒多想就撐了。以為主要是漫畫,不知道原來還有很豐富的文字內容。或許,我不但沒多想,甚至也沒細看,剛剛重看眾籌頁面,才發現其實有說清楚。
  4. 其實就算沒有漫畫部份,單是文字內容,《嘔》已經是部出色的作品,介紹的九十年代文化、潮流、物品、事件,取材有心思,資料收集認真。印象中有次偶然看到白水在網上問互動電視iTV的歷史材料,我也想要回覆,卻找不到相關的資料可以補完。現在讀了作品,才知道原來是為了要這樣紀錄。的確,這些歷史雖然近,但假如沒有人去認真紀錄,廿多年,足以讓社會遺忘。
  5. 去年皇都戲院評級的爭議,其中一位負責評級的專家指,皇都不過幾十年歷史,說到保留價值,怎及得上百年,幾百年甚至更遠的歷史,有熟悉歷史學的人批評,不應單看年份而忽略其他諸如地點發生過甚麼事情等層面。我是外行人但畢竟也懂基本邏輯,不保育幾十年的歷史,還會有幾百年的歷史去保育麽?紀錄九十年代的意義,正在於此。尤其是,在這個連昨天的歷史都有報紙作假的年代。
  6. 沒打算乘機賣廣告,但讀《嘔》我無法不聯想到《光輝歲月》的各種道具。因為好些物品是跨越八、九十年代的,況且《光》雖是八十年代的故事背景,但物品、電影和人物的選擇,不少會「穿越」到七十和九十年代,於是兩者會有少量重疊,比如家駒、荔園、傳呼機、大哥大、四驅車、萬變卡、Gameboy等。對於這些種種的介紹,《光》的寫法比較玩野,《嘔》的寫法會正經一點,資料很充足,讀者像不知不覺看了wiki,原本不認識的會因而知多了,本來就知道的,不會覺得悶,反會心微笑。
  7. 我比作者要老,但九十年代還算年青,不知怎的,作者介紹的許多玩意,除了電腦相關的,我居然很多只聽過卻沒接觸過。盤點一下,沒看過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悠長假期、戀愛世紀等亞視劇和日劇,沒擁有過Discman、MD、VCD機、傳真機、電子辭典、四驅車、萬變卡、麥當勞Snoopy世界之旅,沒去過出奇老鼠、歡樂天梯、冒險樂園,漫畫兵器,最離譜是做了18年遊戲,卻從未擁有過紅白機、PC Engine、Gameboy、PS等任何家用機和掌機。這一下列出來,簡直要被鄙視了,都不知以前是怎麼過的,到底是太早熟太務實還是太悶蛋。
  8. 《嘔》有個很好的設計,不少篇章會附帶一個二維碼,供讀者進一步看網上的相關資料,比如作者為本書做了首主題曲,就拍了片放在YouTube,在書內有二維碼鏈接。
  9. 白水在港算是有點名氣和讀者群,要出版不會沒有出版社願意支持,這次選擇以眾籌形式出版,作者說是沿於過往出書的不愉快經驗,和對傳統發行制度的不滿。我覺得有心做好出版的人還是不少,也不知道過往發生過甚麼事,反正這次眾籌出版,白水充分證明了有能力自己把圖文、編輯、排版、設計、印刷等所有細節處理好,整部作品的質量很高。花少少錢支持成全了一本好書,抵到爛。
  10. 正在逐步減少書櫃的書,賣出去、給出去、漂出去,只餘少部份有作者簽名的,有特別意義的,打算將重讀的,或者非常經典的。《嘔電傳真機》,我不會給出去。

不為正史所容的抉擇者——視覺小說《潛伏之赤途》

過去一週,梁曉暘、黃浩銘、劉國樑、梁穎禮、林朗彥、朱偉聰、何潔泓、周豁然、嚴敏華、招顯聰、郭耀昌、黃根源及陳白山十三人因反東北案,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因重奪公民廣場被判刑,教明理人難受無比。朋友之間聊天,只能苦中作樂,友人說,來明的已經不行了,潛伏吧。我想起國內網頁、手機遊戲《潛伏之赤途》。
Continue reading “不為正史所容的抉擇者——視覺小說《潛伏之赤途》”

《殺手名冊》

戒掉買實體書好些年了,可惜中文電子書一直不成氣候,今年書展我被逼故態復萌(變返後生時咁萌),買了兩三尺厚度的書。買書惡習復辟之餘,至少希望戒掉買了遲遲不看。額外給自己加個要求,希望每清一本,寫份讀書報告,幾簡單都好。不知最後兌現百分比多少。

Continue reading “《殺手名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