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正史所容的抉擇者——視覺小說《潛伏之赤途》

過去一週,梁曉暘、黃浩銘、劉國樑、梁穎禮、林朗彥、朱偉聰、何潔泓、周豁然、嚴敏華、招顯聰、郭耀昌、黃根源及陳白山十三人因反東北案,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因重奪公民廣場被判刑,教明理人難受無比。朋友之間聊天,只能苦中作樂,友人說,來明的已經不行了,潛伏吧。我想起國內網頁、手機遊戲《潛伏之赤途》。

實習生

外國員工不是新鮮事,盤古初開,公司的第一個同事就是尼泊爾籍香港人Kumar,是個很出色的程序員,後來也招過德國人和美國人。不過,外國來港的暑期實習生,這是第一次。

西多落煉奶大聯盟

流動互聯網大潮席捲生活,大陸近兩年有所謂 o2o online-to-offline 的說法,也有人稱為「零二零」,讓我初次聽到時以為是廣州的電話區號,啼笑皆非。o2o 泛指線上撮合線下交易的商業模式,比如說叫車 app「滴滴」、餐飲外賣 app「餓了麼」,當然還有美國的一些初創企業。但我這次想說的,是本地的另類 o2o。

你的寓意是甚麼?

日前許志安在《中國之星》演唱張學友的《怎麼捨得你》,評判之一崔健問道:「我知道这首歌是上一个世纪的歌对吧?所以你唱,让现在的观众,年轻人听一个老歌,而且用广东话唱,你的寓意是什么?」上好題材,在當下的氛圍,被名筆用來大做文章,指中港如何從球壇決裂到樂壇,自然不過。

存在感

[節錄] 存在感的需求,無關文化差異,無關男女老幼,也不是「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的浮誇之輩才有。有些國家的人對它好像需求更大,是因為這份需求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得到滿足。常有人駁斥民主不一定產生最佳結果,但其實,民主最大意義在於體現公民參與的權利,體現生而為一國之民的存在、質量和溫度。click here to continue reading ଘ꒰ ๑ ˃̶ ᴗ ᵒ̴̶̷๑꒱و ̑̑

廣東道意識流

說在香港出席大型商業活動十年不逢一潤,並非開玩笑。上一次和公司業務直接相關而且在港舉行的國際活動,的確超過十年,中間無論是公司、行業還是香港都經歷了千山萬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隨緣出席Mobile Game Forum MGF Asia,在廣東道竟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很特別,既良好又陌生。

創業與置業

上週有關港府施政的兩大話題,一是配對私人投資等鼓勵資訊科技創業的政策,二是收緊按揭比例壓抑置業的措施。 說出來有點欠揍,但我不認為政府有責任幫助全民置業。反過來,政府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慌性置業,不用承擔流落街頭的風險,也有選擇賣身賺大錢以外其他生活方式的自由。香港人以「上車」來描述置業,相信是全球獨有,套用得非常好,很形象化。諷刺的是那根本不該是輛車,更遑論是比高鐵開得更快的車。

一人一股救亞視,是好事

亞視經營不善,拖欠員工薪金和牌費,曾在亞視工作的名媛趙曾學韞與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一唱一和,宣佈發起「一人一股救亞視」行動,呼籲亞視支持者以每人一萬元一股,認購正在尋找買家的10.75%股份,目標籌募三千萬元以支付欠薪及牌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