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歲月》小說序

給我一百次機會,我都猜不到大陸收返香港二十週年的7月1日,會在台灣替《光輝歲月》小說寫序。 時間、地點都是巧合,事件卻絕對不是。記得4年前第一次把鄭立約到中國冰室的閣樓,談當時還未有名字的「八十年代香港故事」的初步概念,就共識了希望作品在不同媒體發表的願景。一年多以後,雨傘後社會還在動蕩之際,我們印製了少量《光輝歲月》前傳漫畫,2015年底推出了遊戲版,然後2016年又推出了互動電影《光輝歲月1988》。今天,終於,小說版面世了。

2015.07.20 大雨 剛新年就執書,廢紙回收了一些連給人都覺害人的,比如哪裡送的石sir有份的選股心經,然後沒進展。書展沒去,卻讓我再的起心肝清書。數了一下,300多400本,希望把不會保留/重看的給出去,最終只保留最珍貴的100本。less is more。棄掉容易,難在那之前得重/看一遍,可能要一年甚至幾年。一周下來,清了三本,這是之一。..重建光輝

2015剛新年就執書,廢紙回收了一些連給人都覺害人的,比如哪裡送的石sir有份的選股心經,然後沒進展。書展沒去,卻讓我再的起心肝清書。數了一下,300多400本,希望把不會保留/重看的給出去,最終只保留最珍貴的100本。less is more。棄掉容易,難在那之前得重/看一遍,可能要一年甚至幾年。一周下來,清了三本,這是之一。

[執書行頭] 很喜歡O’Reilly的書,有時搞不清楚買它是為了內容 – 一般是Linux相關,這本例外 – 還是文字,還是封面。內容永遠是科技,封面卻總是動物,違和地和諧。以前要我扔一本書很難,這本剛97年7月購於倫敦的,我卻居然狠心給了村裡的阿婆。我想,阿婆多幾毛錢和世界多幾張再造紙,比我書櫃多一本不會再看的書來得有價值。拍一照片紀念他好了。

[執書行頭] 很喜歡O'Reilly的書,有時搞不清楚買它是為了內容 - 一般是Linux相關,這本例外 - 還是文字,還是封面。內容永遠是科技,封面卻總是動物,違和地和諧。以前要我扔一本書很難,這本剛97年7月購於倫敦的,我卻居然狠心給了村裡的阿婆。我想,阿婆多幾毛錢和世界多幾張再造紙,比我書櫃多一本不會再看的書來得有價值。拍一照片紀念他好了。

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running

公司的十周年將到,最近想給自己「搞嘢」的歷史做個階段性小結。撇開枝節,發現這十年由兩套我很喜歡的電影組成。 十年的上半場是《阿甘正傳》。 不少人覺得我是Forrest類型,傻吓傻吓,髪型老土,衣著過時。這個我不介意,甚至也不反對。事實上如果我在乎這些看法,因為這些看法而改變,人家也不會覺得我像Forrest了。不過,這並不是我的前半段十年像Forrest Gump的原因。

從 Kindle 2 到在港引入電子教科書

政府最近在研究在香港引入電子教科書。 我不經常在香港看新聞,一兩周前正好看電視晚間新聞,訪問一個眼科專家,說「電子書」對學童的眼睛不好。他的理論是,傳統書本上的文字,邊沿是銳利、黑白分明的,但在電腦上,字體的邊沿是化開的,眼睛會不知道怎麼對焦,做成眼睛疲勞。 我固然不能挑戰這位專家就視力方面的專業意見,但這個說法起碼有兩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