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道意識流

說在香港出席大型商業活動十年不逢一潤,並非開玩笑。上一次和公司業務直接相關而且在港舉行的國際活動,的確超過十年,中間無論是公司、行業還是香港都經歷了千山萬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隨緣出席Mobile Game Forum MGF Asia,在廣東道竟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很特別,既良好又陌生。

拉闊遊戲外傳 – Lakoo.org II

1999年創業之初,公司叫「新天空」,以Linux為基礎提供中小企技術解決方案并同時變成產品。開源開放的理念、不求退出但求搵餐晏的思路、學生組織的班底,讓「新天空」似社企多過像公司,雖然當時我們沒想過要當社企,甚至根本沒聽過甚麼「社會企業」。變得老氣橫秋,學會作為一家公司需要賺錢,強調股東利益最大化,是後來的事。 而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那個我,走的是另一個路線。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