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17歲少女》回信

尹思哲傳來他的新報導《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想要跟我分享。我又不是編輯,他如此煞有介事,相信是很用心地寫這篇報導。我自覺也該簡單分享一下看法,回饋報人。 自問是比較前衛的,少女清楚自己志向,毅然退學,沒甚麼值得驚訝,按自由意志選擇自己的路,更是很好的事。況且就算遲些感覺想要讀大學才回去報名也無不可。 可是,如果少女問大叔意見,我斷不會鼓勵她退學。她自己選擇退學是一回事,我煽她退學又是另一回事。

答客問:電子支付

[節錄] 朋友吃完飯夾錢、朋友之間的交易、家人朋友間跨銀行的轉賬、小商店小買賣、便利店買零食、商場數百元的交易、小販、的士、專車、利是、捐款、人情、同事眾籌每人夾12個3毫4買貓糧… 以上真人真事,我全部用過支付寶/微信支付搞定,快速簡單。在香港跟朋友吃完飯夾錢,依然是除平均>取整數>問人家要銀行號碼>等經過atm>忘掉。獅子過數給中銀戶口,要麼硬食手續費網上轉,要麼開支票>找信封>找郵票>找郵筒,真心救命。 ( ≧Д≦)

廣東道意識流

說在香港出席大型商業活動十年不逢一潤,並非開玩笑。上一次和公司業務直接相關而且在港舉行的國際活動,的確超過十年,中間無論是公司、行業還是香港都經歷了千山萬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隨緣出席Mobile Game Forum MGF Asia,在廣東道竟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很特別,既良好又陌生。

拉闊遊戲外傳 – Lakoo.org II

1999年創業之初,公司叫「新天空」,以Linux為基礎提供中小企技術解決方案并同時變成產品。開源開放的理念、不求退出但求搵餐晏的思路、學生組織的班底,讓「新天空」似社企多過像公司,雖然當時我們沒想過要當社企,甚至根本沒聽過甚麼「社會企業」。變得老氣橫秋,學會作為一家公司需要賺錢,強調股東利益最大化,是後來的事。 而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那個我,走的是另一個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