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遊戲外傳 – Lakoo.org II

1999年創業之初,公司叫「新天空」,以Linux為基礎提供中小企技術解決方案并同時變成產品。開源開放的理念、不求退出但求搵餐晏的思路、學生組織的班底,讓「新天空」似社企多過像公司,雖然當時我們沒想過要當社企,甚至根本沒聽過甚麼「社會企業」。變得老氣橫秋,學會作為一家公司需要賺錢,強調股東利益最大化,是後來的事。 而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那個我,走的是另一個路線。

折翼天使

一位我有份投資的手機遊戲創業者昨天拜年。飯桌上,創業者見太太忙著照顧女兒,把我拉到一旁說悄悄話,我心想「仆街鳥」之際,卻得知公司去年賺錢了,現撥出25%派股息,給我分萬多元。雖不過是人家二三手0700農曆年前後的漲幅,卻讓我安慰不已。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

好game有好報 - 致拉闊遊戲

對我稍有認識的同事,知道我一向抗拒提出甚麼價值綱領,尤其覺得在辦公室的牆上寫上口號,彆扭非常。 原因有二。一則,我認為公司的文化不應由一個人提出,其他人跟隨,而是大夥兒在工作、學習、聯誼、順境、逆境的各種交流互動中,從年月中烘培而成,是屬於大家的。二則,口號容易流於片面,把事情簡化,單一化,更適宜用作洗腦。

科技興邦.人

發展資訊科技業,地可以缺,資金可以不足,就是人才一個都不能少。 平心而論,相對文史哲,政府在資訊科技教育花的錢不算少。只是,對於傳統學科,政府哪怕心底裡覺得無助經濟,好歹有一種敬老式的認同。但對於資訊科技,心情卻很複雜,像個不懂上網的家長,看著孩子拿著平板電腦飛快的操作,滿不是味兒,唯有作些粗疏的批評,如孩子不應過早上網之類。說白了,是掌握不了新時代的新遊戲規則而不知所措。允許孩子上網,不過是無法對抗大潮流,和心知網絡技巧將來很重要。

科技興邦.地

壓根就不相信,撥地對本港資訊科技產業的發展有太大幫助#。 以硬件建設推動經濟是很中式的思維,對於發展中國家或社會基礎建設或許行得通,我不懂不裝懂。九七以來,港府思維方式極速回歸,在在以硬件建設推動所謂發展,高鐵、西九、以至最近的龍尾,樂此不疲。地產霸權能解釋香港所有現象,但對事情不一定有幫助,我姑且先不斷定地產商背後發功影響政府和議會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