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從 2001年由史丹福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創立至今已有17年歷史,進入香港也有 10年,但身邊很多創作者以至公眾都對之所知甚少,又或是有所誤解。我們日常接觸的內容如報章雜誌、電影音樂、教材論文,絕大部分依然使用傳統版權制度,十分封閉。

加密貨幣寒冬中可以做的五件事

比特幣從一年前的高位,至執筆之時已回落八成半,以太幣更是回落九成以上。全球人員最多區塊鏈軟件公司 ConsenSys 昨天裁員 13%,主流貨幣 Steemit 裁員七成,還有多不勝數的公司裁員、項目倒閉。今天的寒流只延續幾天,大不了可以預計的幾個月,加密貨幣的寒冬卻沒有人知道持續多久。不過除了裁員,寒冬中還是有更值得做的五件事。

《逆向誘拐》的 CHOK 有可能實現麼

電影版《逆向誘拐》中,軟件天才 Zachary 設計出社運 app CHOK,內建虛擬貨幣,懂得收集大數據,可供用戶發起集會,由人工智能分析出最有效行動,結果成功引發兩場社會運動,改變了天星小輪的命運和扳倒了連鎖食店的加價。現實中,要實現 CHOK 是否可能?又會面對甚麼問題?

《逆向誘拐》 — 嚴謹劇本遇上熱血導演

很多時會覺得,港產片跟荷里活片最大的差距不在製作、場面、特技等環節而在編劇。或者說,對我而言,排場製作特技卡士都可以因為「筆直」妥協,唯有編劇不行。邏輯跟我相若的觀眾,入場看《逆向誘拐》錯不到哪裡去。劇本如此嚴謹的本格推理電影,港產片中可謂絕無僅有。原著作者文善固然是打好了根基,負責改編的導演黃浩然和《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也應記一功。

Medium 能取代 Facebook 麼?

自從年初 Facebook 修改算法進一步降低專頁貼文自然觸及率,臺港兩地作者紛紛跑到 Medium 開帳號,揚言移民。大半年過去,在 Medium 紮根下來的少數人,寫了好些文章總結經驗。我也湊一下熱鬧,借用網友宅人阿唯的文章標題,說一下我的看法。

20‧30‧40:三代 iPhone SE 男

跟兩位也是從事資訊科技的朋友在東京椎名町電車站北口晚飯,在日港人、在地日人、出差港人,年紀跨越了20、30、40。無意中發現,擱在桌上的手機,三台都是 iPhone SE。SE 在 iPhone 市場的佔有率 4.74%,假設蘋果的市場佔有率為 50%,三個人三台 SE 的機率為 20000分之 1。正好當晚凌晨蘋果舉行產品發佈會,市場早預期 SE 會消失,20男打趣說飯後要趁發佈會開始前,多買一台。

共享雖無過犯 單車面目可憎

月前,首家在香港開業的共享單車公司 Gobee.Bike 宣布結業。我嘗試過,除香港單車同盟認真 實測共享單車 在市區是否可行,找不到任何深入探討,比如統計港人生活習慣有否因共享單車改變,更遑論計算排碳量等學術研究。我們有的,是「東張西望式」訪問按金苦主,以及隨便找些本身不是受眾的「專家」分析失敗原因。

沒有分 哪來享— — 如果硬是要我解釋停用面書的理由

繼月前刪掉WhatsApp帳號後,從社交網絡再退一步,離開了面書。 做這個決定不無掙扎,一則我的工作相當依賴面書,二則我雖然很內向卻不瀟灑,有跟朋友分享和得知朋友近況的需求,經過多年發展,面書把很多人圈進了舒適區,好些朋友除了面書不會在任何其他地方貼文,讓我很為難。上次離開WhatsApp,朋友問我爲可如此決絕,叫我啼笑皆非;這次離開面書,卻連我自己都覺得需要決絕起來才能成事。 但這一步還是踏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