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憨人日記

  • 租樓博奕

    轉找公寓。「新樓」是也。 按中介解釋,國內有個規定(理念不明),租公寓的中介費由業主承擔,8.3%年租金,即一個月租。相對來說,即是我的孤寒預算多了兩舊水有多,而且房子還新得多。注定我跟紅磚屋無緣。 又是一番博奕。 中介公司防我跳過它,要我簽睇樓紙。這個容易理解。 中介公司防業務人員租成了不報給公司,每次睇樓必定兩個業務人員一齊,其中一個是親信。 業主提出side deal,減少中介費,但不回報給公司,直接給兩位業務人員。一邊省錢一邊賺錢。但被「孖必策略」擊退。 業主想私下要我聯絡方法。雖然中介費看似與我無關,但根據game theory,我還是有incentive,事關我配合之下省下來的中介費,是我減租的理由,幫我meet孤寒budget。容易,扮談不攏找個機會回頭就是,又或者借尿入廁所,留低字條。可惜港燦如我稚氣未脫,居然做不出手,白白錯過最筍的盤。 還有一些枝節的攻防,從略。 總之最後租了一個還不錯的盤。然後,業主說,他根本沒有在這個中介放盤,是她們不知用甚麼方法把他的聯繫弄到手。 x        x        x 在公司的博奕中,有位國內同事對我說過,其實我也是很N蠱惑的。我說是的,我有責任這樣,但我的蠱惑只會用來保護自己和公司。 但入籍久了,會否同化,我真的不敢說。 常說在中國工作叫人好累,就是這樣。

  • 北京你好

    繞了一大個圈,居然又長駐在不大喜歡的北京了。 作為「入籍」的第一步,申請了一個新的北京手機號碼。否則,就算人家不介意打我的省外長途號碼,我不介意省外漫遊(電話費過千,在香港是沒可能的事吧),還是給人外地人的感覺。廣州的、香港的、北京的sim,為收sms得換來換去,煩。 下一步當然是租屋。長時間住在公司畢竟不是辦法,且已經滿客。雖不介意睡在沙發,但長遠影響工作效率,留在北京的意義就不存在了。 比較喜歡舊式的房子,尤其是紅磚那種。只要熱水、厠所可以,舊少許、跑樓梯我沒所謂。租這種房,中介費(即代理費)為一個月租金,都是向租客要的。想過跳過中介,但… 上soufun.com,看似很多業主找租客,但打電話過去,其實全是中介。尤其是特別筍那些更不用試,根本不存在。 想要省錢,自己貼街招。問題是,業主未看到,第一時間中介便會撕掉,打電話來的人,十居其九是中介。 屈服。到中介店面外面看看,有些好像合適,進去問永遠說「剛租出去了」,當然,因為盤是假的,志在騙人進去。 是有些店在每個租盤上附照片,都是豪裝得像別墅,窗外是山水(位置是二環),最搞笑有些照片還是重複的。當然啦,人家是標明「照片只供參考」。 放棄。 (to be continued..)

  • delay no more

    在大陸飛來飛去,飛機延誤是常有的事。尤其是南航,正點倒是少有的事。 但像今次深圳飛北京延誤16小時倒是第一次,而且是不等到零晨不告訴你航機已取消,需改乘明天的機。還要將你安排在很攞命的酒店,還有還有,跟一個陌生得來不沖廁的人同房… 省了一個航班的國航,今早給我賠500大元。讓我知道原來我的時薪是30元。

  • 建設偉大的祖國馬鞍山海旁

    這陣子香港天氣太熱(其實,在廣州和北京時更熱,總然之地球先生肯定是病了),老爸的運動要麼提前到早上六時多,要麼就延遟到傍晚六時多。我當然是挑傍晚啦。今天天色不錯。 搬到馬鞍山快十年了,就是不明白那所謂海濱長廊為甚麼還在諮詢。其實,或許很多居民和我也是一樣,跟本不需要在海邊搞甚麼偉大建設,拆掉那圍欄,讓我坐在那個很raw的海邊已是最大的德政了。

  • 山頂自由行

    周日跟老爸自由行了上山頂,在司徒拔道跟其他幾個廣東團一起拍了張照,港燦一番。

  • goby

    尋晚忽然心血來潮,養左隻狗。就住響右手邊。 大家得閒可以探吓佢。

  • 關於糉

    端午在北京過,無假放是必然。不單只無假期,根本不會讓人記起是端午。 還是有幾件逸事可以寫(畢竟糉比芝麻綠豆大很多): 1. 我記不起「糉」的簡體寫法(粽),我的同事則問我繁體寫法。我不懂形容,只說也是米字旁,然後右邊真的很像隻糉。有時覺得中文字的確是挺偉大的。 2. 平時常在公司樓下的「才叔靚粥」吃糉,反而端午期間因為胃的問題沒吃過糉。 3. 偏偏家裏不知哪裏來的幾十隻糉,今天拿走,明天雪櫃又是一大袋。於是上北京也拿一袋,帶給二千公里外北京的香港朋友分享,又不用浪費,自覺做了好事,有少許開心。 4. 北京的糉是這樣的,像我們的竹筒飯。同事給我弄來一隻,可惜我的胃不爭氣。 :( 5. 這個跟糉無關,但在端午發生。下午到長安街「唐宮」飲茶,大中小點特價4.8,心想抵玩。當然,大部分其實是特點、頂點、XL、雙加大等,是意料中事。但居然還有所謂「佳點」,比大點小,比中點大,所以沒有特價。很creative,佩服。

  • M:I:4

    離開北京的早上,天氣轉壞,下雨,刮風。 一般人在另一邊的樓梯上機,VIP則是先上車,再升上去從另一邊門登機 VIP登機 有點神七(必須用普通話讀:shen qi)太空人登機的氣勢 M:I:4 – mission completed

  • Beijing Daily 北京日報 2006.5.18

    午飯後到王府井(指定動作3)同仁堂替雀友買藥後,皇城老媽已大呼好攰好熱,要馬上打的回府。剛好在行人專用區和食街交界的燈位有輛出租車等紅綠燈,問司機「能上嗎?」,他不置可否,欲拒還迎,於是就打開車門扶老爸上車。卻被肥仔交警捉個正着,揚言要向司機罰款200大元。雖不是罰我,但總有點不好意思,於是上前跟肥仔求情,但死契弟不但應也不應,甚至望也不望我一眼。司機問是否能輕手點,肥仔只是指着身上的錄音設備。意思是否若非現場錄音,孝敬一支煙仔可以了事?不需廉潔時偏偏廉潔,不知所謂。 回程,我同司機講可以各付100,好心的老媽說人家很可憐,要我付150。ok。但到酒店後,一直面黑的司機並無下車幫手(當然,其實我覺得無必要),媽便開始媽媽了。大呼抵N佢死云云。 這個肥仔真契弟 X        X        X 中午王總(http://www.catv.net ,是個非一般老闆,很有文化)請吃飯,厚臉皮地帶爸媽一起 (西貝莜面 西北菜 http://www.xibei.com.cn ★★★★☆(我評) ★☆☆☆☆(媽評:「好N羶」) 晚上,東方大班,爸全身按摩,媽沐足+修甲,我陪洗,加三人任食(餃子來得正好,事關不夠時間到餃子店,指定動作4),rmb290有交易,抵玩。爸話勁舒服,媽話唔舒服(次日改口,瞓黎頸按摩後已無事) 東方大班 又晚上,本安排了全聚德烤鴨(指定動作5)宴請老爸遠道從芝加哥回來的姑姐,但姑婆一行七人晚點,9時15分到全聚德,居然已經last order拒招呼。也好,大條道理不用吃超肥鴨皮。

  • 細仔唔易做

    同老媽上來北京之前,有過一番掙扎。不是不想,相反,是很想,只要她自己想。但難度很高,連大佬、家姐都力勸,小心小心… 難度分3.8。 1. 不知道可以和媽參觀甚麼。媽雙腳不好,畢竟超重太多,雙腳負擔太大,走路左搖右擺的,站也不能太久,有多次在離家一百米的街市打的回家的記錄。爸能走路的距離越來越少了,這陣子好像只能數以米計,但反而比媽易handle,反正是輪椅出入。 以我的〝科學估計〞,老媽能容忍走路的距離,一小時內不能超過一公里,一天不能超過三公里,而一公里和另一公里的路程間需休息三小時,最好是睡覺。把這些參數輸入到Excel,導出到MathCad,再人手做了些calculus,得出最優化的路線為:早餐->回酒店看電視->午餐->回酒店睡覺->晚餐->回酒店看電視+睡覺 2. 即是說,甚麼景點都不能去,也不用去,尤其是北京的景點,每一個都行鑊甘。的確,媽早講明不會去長城,別說走上去,坐兩小時車她已經會媽我(因為用拼音,〝罵ma4〞錯打成〝媽ma1〞)。那麼,安排吃的就可以了。但問題變成是,不知道可以和爸媽吃甚麼。北京有名的涮羊肉、片皮鴨、餃子,對於糖尿、高血壓、高胆固醇、心臟病,反正說得出的老人病有齊的爸媽,就唯有餃子可以接受,但一款餃子,一點就是一斤,不用calculus,小學生都知熱量糖份脂肪膽固醇全面超標。沒辦法。對這個,我是半投降狀態。說到底,媽留在香港也不見得吃得健康。 3. 又按1,需安排電視節目。這個在訂金僑時就考慮過,也是選金僑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台很多,CCTV各台、BTV各台、各省衞視、HBO、Star movies、CNN、鳳凰、ESPN、National Geography、韓國台甚至俄羅斯台都有,頂,就是沒一個說廣東話!幸好,剛過去的母親節老媽錯過了收視42點的《女人唔易做》大結局,大佬錄的DVD看不了,於是BT’ed了在notebook,就替老媽消磨了今天的下午。另一個幸運是等一下還有細哨對亨利的歐聯決賽,又幾粒鐘得以消磨,正。 指定動作2:後海荷花池。 客家菜 荷花池東面,離入口50米左右 ★★★★☆(我評) ★☆☆☆☆(媽評) 老外指定動作:遊什剎海 〝到胡同去〞 型得有道理:剛做完白內障手術,怕陽光怕大塵 鷺鷺酒家(上海菜) 東四環慈云寺橋下 ★★★★☆(媽評)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