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憨人日記

one night in beijing

在北京的expat,絕少有沒去過baby face,MIX等disco的。所以當我跟朋友說別說baby face,根本從沒去過disco,得到的反應都是「唔係吓嘩!?」似乎,大家都不怎麼知道我其實是多自閉的人。

昨天有朋自南方來,不亦樂乎,幾個朋友一起去了工體西門的唐會,見識見識。

雖然是星期天晚上,人還是很多、很多。真不知道星期五、六擠到甚麼程度。

坐着、聽著吵得要命的音樂、喝著芝華士+綠茶,感覺不怎樣。

手機提示信息,問我要不要接收一張藍牙傳過來的圖片。

看得出應該不是病毒。即管要來看看。

收到的是一張baby face:

然後又藍牙一個note過來。「你在哪?」

我不覆。

一分鐘後,又是一個note藍牙過來。「我手機號碼…1381117xxxx」(是原文實錄,包括繁體。當然,xxxx是實際的數字)

繁體… 很可能是香港人。如此狼死,很可能是男的…我覆:「但我是男的…」

然後傳回短信:「哦…算了!不好意思…」

對方有禮,我也寄以祝福:「祝你好運,兄弟!」

枉我做了八年手機軟件,2000年還去了瑞典的Ericsson研發中心看藍牙的應用(當時還只是實驗品),居然現在才知道藍牙是這樣用的,汗顏就兩個字… -_-|||


《one night in Beijing》by 信樂團(也有陳升和劉佳慧版本)

“Baby face” by Bobby Darin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雪人

很多東西,真的是想象的比現實的美好,尤其是當現實的雪人有「格嘞底毛」時… 不過見到了,還是特別興奮,真實的畢竟才是實在的。


范曉萱:《雪人》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一月一日.晴

一月一日,唯一一天北京跟香港的元旦假期HCF,在港碰上藍天與白雲,也湊熱鬧迷信一下,二零零七年會更好。妳/你/我好,地球村都好。我就這樣相信好了。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牌品好 人品自然好

喜歡杜琪峰的電影,這個很普遍。其中一部特別喜歡,說出來會被人質疑品味,居然是他的《嚦咕嚦咕新年財》。

總記得麻雀大俠華仔在失意時,手風非常不順,甚至打那隻牌就會摸回那隻牌。但他總不動氣,重點是把爛牌打得最好。明明是輸雙辣的牌,把它打到只輸三番。低谷時沉着氣,手風總有一天會回來。

事實上,若不是快一個月沒在這兒寫東西的話,這兒會滿載很多黑仔的經歷。

飛來飛去,絕少寄行李,例外的一次,帶顯眼記認的我的行李就被另一個乘客誤拿了,且裏面有極重要的東西。

這陣子去廣州不多了,剛好要趕回去的時候,偏偏廣深段鐵路封了。好不容易逼上大巴,三個多小時後回到廣州辦公室。

帶着父母大人時,不小心用光汽車的電池。

常常備份硬盤,但漏了通信錄的數據庫。數據庫crash了,有備份的文件倒是好端端。(touch wood)

從「941」買的「15天包換」新手機, 在第17天壞了。

公司的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但就不想說了。

「黑起上來」,確實是有條路的。

但都能沉着氣。還是很相信黑仔過後,會有bounce back的一天。還得多謝杜導、韋家輝、華仔。

BT特首引華仔的「放開拳頭,擁抱四方」。如果我做特首,我想告訴香港人,「牌品好,人品自然好」。


豆瓣:《嚦咕嚦咕新年財》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偽藝術家

不能成眠的晚上,關心一下荒廢了的blog最適合不過。

年底特別忙是藉口,事關我肯定比天天更新blog的同志們過得悠閒。就算是忙,都是無事忙,沒甚麼產出的忙。收拾、搞亂、飛、坐車、等,是我忙的形式。說出來也不好意思。

讓blog荒廢了快一個月,與其說是太忙,不如說是裝藝術家。沒有藝術家的細胞,但倒是很有藝術家的脾氣。總沒法定時定候的做一件事情,包括吃飯和睡覺。至於如厠是否定時,姑且讓我留點私隱。況且,大家也只會對blog上放了照片的美女的如厠時間有興趣…

這刻雖然復鍵了,但其實狀態還沒有回來,不知道下一次何時才會再寫些甚麼。腦袋裏有太多其他事情,年底想完成的,明天想開始的,一直想堅持的,經常想改變的…

先發一發藝術家脾氣。我會回來的。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北京下雪了

刚好赶上,在我离开北京前,给我farewell。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涯係客假研

媽子是客家人。

客家者,字面也能粗略解釋,就是移居到別的地方的人。是客,不是主。

「客」和「家」,卻又是互相矛盾的兩個概念。「客」是作客,「家」是主場,「客家隊」這隊波究竟是作客還是主場!?

在北京一段日子,因為只能操流利而不標準的普通話,很多人會問到我的家在哪裏。有時,我會隨便說是廣州的,尤其是在港燦可能會被劏的場合。但當想認真的回答時,我卻糊塗了。是香港人?我在北京的時間還多。前一兩年則是在廣州更多。是北京人嗎?就算我自認,人家也「唔受我玩」。

又有美國好友kf問我現在的家在哪。我說,「家」這概念很難定義啊,你是指窩牛郵寄地址乎?kf的看法特別樂天,我喜歡:

Home is where you enjoy living and where you have family and friends welcoming you. In that case, you have a home in MANY spots around the world! =)

其實,較多時候還是覺得自己蠻香港的。但,又發生了兩件小事,讓我更糊塗了…

時:十月(但類似的情況不只一次)
地:北京機場出境
人:出境處人員+我

﹣大模施樣,遞上回鄉証。
﹣左看右看,很猶豫。「你懂得香港話嗎?」
「當然…」我以流利而不標準的普通話沒好氣的答。
「用香港話說你的名字來聽聽。」
﹣我亂咁發音,妳係咪真係識分啊,阿姐…!?

時:十一月
地:北京中關村某酒家
人:幾個北京人+我

在聊住哪裏。
「我正在考慮搬到五道口。離大學近,離清華近。」我說。
「你都進過清華、北大的校園嗎?」北京人問。
「進過清華幾次,但進北大比較難,試過有朋友進不了。」
「但你這樣子,肯定能進呀!」
「……」

也不是沒試過建立自己也是北京人的想法。但只要偶爾被真正北京人以近乎鄙視的語氣加翹舌叫我重複說甚麼後,我那卑微的北京人的自我形象便告被技術擊倒。

下次再有人問我是那裏的,我打算大聲說:

「涯係客假研!」


客家人.com

hakkaonline.com

《客家人係有料》、《涯是客家人》(mp3)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臨老入股叢

近兩年回到香港,以為自己是自由行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尤其是去到中環,嘩,好grant啊,原來國際金融中心是這樣的。

上午在家看電視,總在播市場分析,股票推介,播著的台可是無線亞視呀,不是NOW財經台。下午在公司,年青的同事喜歡聽商業一台。整個下午老在談股市。全是數字,救命。

於是我知道甚麼是全民皆股了。像我這樣幾十歲人都沒買過一張股票,未抽過IPO的,相信相當難找。

而上周,我剛協助了香港朝國際金融中心向前邁進一步,替它去掉一個不買股票的人。入貨的時候,正值股市新高,HSBC新高,不可謂不吹脹。

一直沒買股票,除了最大的原因 -沒錢- 之外,還因為很不希望分神,很想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生意上。見過很多股民,因為買了股票,變得很「忙」,常要留意這留意那,更專業的,還要做很認真的分析。慢慢便有點與買股票的原意背道而馳。

於是即使上車了,也是用一種最不用管,最穩陣,甚至可能被「有識之士」鄙視的方法,月供定額。而且,portfolio裏的股票一隻起二隻止,更是長線沒甚麼可能輸的HSBC。也想買個人比較欣賞的招行,但月供計劃裏面未有。

但心態畢竟還是變了。上周經過地鐵站的上網電腦,除了check mail,居然也忍不住check了一下股價。要改一改,總覺行這樣不行,希望時間能用在其他較 “qualitative” 的地方。

btw,上一位使用者留給我畫面居然亦正是Yahoo! Finance,不由你不信全民皆股。


除笨有精:滙豐股票月供投資計劃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天.星II

我很不喜歡北京的一樣東西是北京的天。不是天氣,而是天空(天氣當然也不喜歡,但那是另一回事)。

記憶裏,在北京能看到藍天的日子很少很少。現在連回到香港也是這樣,很灰。

這個月,不知是我很幸運,還是奧運的神奇效應,居然見到一次又一次很藍的天,下午還有暖和的陽光,即使只有幾度,也不用穿外衣。更高興的是,晚上回家,很多星星。

這是連在香港也難遇到的,燈光都太亮了。商業區且不說,就算是中大,十多年來也是越來越亮。甚至,如工程大樓,射一盞燈上天,浪費電力、減少可見的星、而且… 很「娘」。不知這是否可以定性為光污染?

救不了中環的天星香港人,要麼考慮轉移戰線救一下天上的星?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天.星

出世以來一直住在沙田,又沒在中環上過班,對天星的感情說不上特別深。

還是很希望它能留下來。就像其他所有的舊事物。

正好經過,也凑熱鬧拍兩張snapshot。

慶幸的是,香港人好像比以前可愛了,都會希望與環境共存,不單追求高消耗高破壞性的發展模式。不單是凑熱鬧而已,像我。

至少我是這樣相信的。


啱聽


有一天雪糕車也會被放進博物館?


渡輪服務由愛丁堡廣場搬遷往中環七號及八號碼頭的交通及運輸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