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3 Remember Me

林村河

是日二月初一。 家裡幾十年來一向不拜神,即中式上香那些。家父過身後,不知從何時開始媽會在初一十五著人買些東西,放在爸照片前,加雙筷子。說不上是供奉,但如果說買些東西給爸「吃」又好像有點奇怪。總之就是除了平日的蘭花和水果,再擺放些他生前喜歡的食物。

2020.02.08 元宵 台北

來台北多了,不太會選擇住在西門町,太 MK 了。真要是這一帶的話,會比較傾向東門、北門,甚至南門。不過這次本與沒到過台北的中學同學同來,就訂了最典型,也最容易找 Airbnb 的西門。不過西門町終究還是很好玩,剛好遇上台北燈節,到處是裝飾,好不熱鬧。雖然個人融不入那種國泰民安、帶著口罩來歌舞昇平的氣氛,經過也不免想給玩燈籠的大貓留影。

2020.02.04 雨·台北

這週住的 Airbnb

上周開始重拾我最喜歡的溝通方式,跟朋友聊近況,正逐步把朋友加到收信人列表,這是第二封測試郵件,是為 #0.2。第一封是上月底發的。

2019.12.27 台北某個地方

2019.12.27 冬 兩天假期後早機來到台北,參加明天 WordCamp Taipei 前的晚飯,跟其他講者、籌委聊了一下,當然又是三幅被地告知 LikeCoin 的進展。以前我通常每個月會看到幾位籌委,但六月後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再沒有去過 WordPress 聚會,也就再沒見過他們。本年的 WordCamp 剛開始籌備時也想過當志工,還好沒有,不然肯定是個極不負責任的志工。

2019.11.03 陰

因為台灣的 Life On Chain 鏈上生活節,週末在台北度過。滿街都瀰漫著濃濃國泰民安的感覺,但對於一個家園離自由越來越遠,擔心著同伴不斷被欺壓的港人來說,這安逸總是附帶內疚,讓人思考自己憑甚麼在這裡享受著,畢竟在家裡國泰和民安只是被打壓的航空公司和歌手。

無論雞蛋有多錯誤

很多人知道,文章標題來自村上春樹的話,「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之所以沒頭沒尾的使用了中間,因為那是三句裡面最重要的一句。它甚至是整個致詞裡最重要的一句。

最遙遠的距離 · 香港篇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百萬人民上街反對修例 政府隨即回應繼續二讀不是抗爭者上街爭取公義 你說別人埋怨買不到樓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公司就在維港彼岸 但交通受阻讓你未能上班不是公司就在一街之隔 而我為了和平抗爭必須罷工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抗爭者看不見面前 盾牌後一張一張警察的臉不是抗爭者多次同場示威 卻從來沒看過戰友的臉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立場不同的多年好友 在臉書 unfriend 自己不是好友維持臉友關係 但算法讓二人讀著截然不同的新聞 看不見彼此 不是好友一直互相看到彼此 持相反意見 但保持沉默 維持臉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