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 第一季 / 二 / 井中人

父親告知舉家要搬往禾甚麼邨時,阿信五歲。好像說是禾斜邨。 「你只要記著「山大車」就好了。」和藹的父親明白對年小的阿信來說,那字複雜得有點過份。 政府替這沙田的第二個公共屋邨取名「禾輋」,是因為土地原是上、下禾輋的村的農田。禾輋村內龍華酒店的乳鴿和孔雀,除了慕名而來的食客,還吸引了拍《買兇拍人》時剛開始執導的彭浩翔。農田旁用以灌溉的河流,填窄後成了城門河,在後農村的沙田繼續其龍脈的角色。 「邪邪聲唔好聽」,是阿信常從老一輩口中聽到的怨言,怨政府起名不佳。阿信並不迷信,只知換了是今天的民主政府,定能體察民意,起名「和諧邨」。

信 / 第一季 / 一 / 原居民

阿信是沙田原居民。 然而此原居民不同彼原居民。人家原居民得到大清律例的祝福,這個原居民卻不過是生於沙田、長於沙田的阿信自以為是而已。天真的他,不理解外公已在當地居住的自己跟「真正」原居民有甚麼本質上的分別。 不懂法律、不管政治、不學無術的阿信, 日後以哩民的智慧理解到原來不管用的甚麼手段,或者歷史上發生過甚麼偶然,只要誰先佔據一個地方,然後足夠霸道,爭取到話語權,就可以把後來者定性為搶斷資源的蝗蟲甚至侵略者,已是幾十年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