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縱,軟禁,next

合作伙伴wj是個地道北京人,特別正經,除吸咽外並無不良嗜好。跟wj吃過晚飯,獲(被?)邀請到wj家坐坐。雖然覺得很別扭,但已經是第n次了,也不好意思再推,況且時間尚早。 坐wj的車到了東五環邊上的低密度花園洋房,雖然有二十公里,但走的都是不堵車的路(在北京很難得),不用十五分鐘就到了。尖頂的建築,我的至愛。140平方平(1,400平方尺)的房子,一個人住,難怪wj甚至說過我一個人在北京,不必租房子,住在那就可以。不過這實在好人得不靠譜,我當然只能捥拒。 更好客但更別扭的是,進門後除了讓我換拖鞋,甚至讓我換短褲(-_-!)。還好我本來就是爛撻撻的T記短記有鞋冇襪,換短褲的禮儀可免。 wj是紙牌遊戲迷,家裏有一張專門用來玩紙牌的桌子和上萬張紙牌,單是這個紙牌閣就有一般香港人的房間的面積(如果有房間的話)。正好因為我的工作,早就應該學玩了,於是學起來。自以為看過《遊戲王》會懂一點,卻原來學的《Magic the gathering》非常複雜,兩個小時才學懂五成,玩了一局。快到零晨,以為提出離開是自然不過,wj卻是一臉奇怪的說「你幹麼走啊,在這

一覺睡了三星期

七月一日凌晨五時多,從長春坐火車回到北京。到家後本想寫些甚麼,畢竟是回歸十周年,無論如何定性,都是件大事。寫了一半,太累,睡了,回歸後工作衝呀衝的,三個星期過去了。 趁著這個周末把積壓的工作「幹掉」,把應細看未細看的電郵看完了,當中佔最長時間的一封,是pc一萬六千多字的回歸感言《一個人的新移民史》。只覺文章在我這個偽北京人的看來,特別諷刺。以往上一代為了兒女移居香港,現在我為了父母不希望移居北京。那邊廂,香港的新移民因為鄉音被歧視;這邊廂,我因為一直脫不掉的香港鄉音尷尬。二千公里以南,pc開始以香港公民身份去看這個社會;二千公里以北,我剛開始很抽離的角度看這個我出生、成長、受教育的地方。 雖然pc想要些甚麼回應,但我無言以對,只因香港「土著」對新移民的歧視深感抱歉。還是把我的七一駐京小報告完成算了。         *        *        * 認真考慮過這個十周年的七.一回香港過,但因為不想影響工作和花來回機票的錢而打消了念頭。反正在北京過一樣有它不同的角度,是在港的港人感受不到的。 不到六月三十日也還不知道,七.一的凌晨零時,原來會在長春往北京的火車上過。長春是我到過的中國最北的城市。正好,十年前的六月三十日,本來好想跟大學同學在新亞過,結果看香港放煙花時身在溫哥華,也是我到過美洲最北的城市。 硬臥車卡的走廊上,我一個人看《佐賀的超級阿嬤》。不是不想多一點投入那個氣氛,但沒辦法。說科技發達,其實也並不真的很發達,起碼在火車的硬臥位不是。軟臥的話,或許會有電視直播不定。 上火車前倒算是「盡力」參與了。在大陸的這些年還真是第一次看央視晚上七時的新聞聯播,而且是正襟危坐專心地看和聽,這是我平時絕不會做的(家中根本沒電視)。連續二十多分鐘都是香港回歸的新聞,算是一宗非常大的新聞,北京的朋友sw也說媒體的報導舖天,中央的支持力度很大(這算支持?)。 「聯播」的力量,大概不是港燦可以理解的。打開電視,cctv1在播新聞,轉個頻道,一樣(除了左上角的「撈稿」);再轉,一樣;再轉,一樣;想再轉,算罷啦。所以新聞聯播花二十多分鐘報導香港回歸,還有馬鞍山那位同學仔對著胡主席唱愛國歌曲,那效果之大可想而知。當然,那邊廂的長春某食館包房裏,幾個香港人的破口大罵,是誰也聽不到的。btw,我在東北,胡主席偏偏跑到我家的屋苑去了,真玩野。 就在木獨的黎明出場之際,我得起程往火車站了。然後,在的士上隱約聽到香港之寶劉華出場。又然後,終於聽到「始終有你/妳」了。一直沒聽「福佳」,不是因為連youtube都不懂上,而是一直希望先聽政府版才聽福佳版。但偏偏一次都沒聽到過政府版(香港的朋友大概覺得我很幸運)。直到六月三十日,在長春,終於聽到這個四大天王版本(後記:很多人說福佳版做得比政府版好,我覺得很公平)。 回歸文藝晚會看得郁悶是必然的事(看Twins例外),火車站的感人場面卻是出乎意料的。適逢大考完畢,大批大學畢業生乘火車離開長春。只值一二塊卻充滿人情味的站台票,讓月台站滿送別的同學,包括兩個男的額頭對額頭,相擁落淚(嘔心與感動可謂一線之差)。火車開動時,當中幾個追著火車揮手送別。我想,如果有這樣對我的女同學,我肯定要哭了。當然,沒有這樣的女同學,也是頗值得哭的。相比起來,香港的大學畢業送別,平淡多了。 回到北京的家,很覺得應該寫少許字,在博客埋一個時間廊… Zzz…         *        *        * 印象中三個星期前好像是有話想說的,但現在都已忘記了。前兩天安躺北京家裏的床時,數數手指,發現過去一個星期七晚,到了四個城市,睡了六張床,上至金茂76樓的Grand Hyatt,下至廣州某桑拿的按摩床。大概,感覺也像那些手機的充電器,在不斷的收拾行李、卸下行李的過程裏,被遺忘,買少見少。

忽然愛國

如果有一天,我終於毫不猶豫地自稱中國人了,那今天五月七日大概應是我作為中國人的紀念日。這天,我在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從香港飛北京的班機上,竟然先後給一香港人和一鬼婆用普通話鬧。 鬼婆就姑且算了,雖然能嗅到那股「你這個中國人能不能文明點」的氣味,畢竟有點是文化差異引起的矛盾。 反而那香港的契弟就真的令我「動容」。只不過是空中少爺想讓他的小件行李放到對面的行李架,以放進我較大的行李,契弟馬上發難,一邊打著NDS,一邊用超爛的普通話問何解每個不是坐那位置的人都想放行李到他頭上的架(當時座位同行李架都95%以上滿),甚至說為「怎麼有人現在還不懂坐飛機?都已經二零零七年了」云云。言者有心,聽者如我當然收到:你這個「大陸哩」文明一點,返你自己的位置放行李吧… 契弟沒讓我太過生氣(事實上我常常是反應遲鈍,事情發生時不氣,後來想起才發覺人家其實很過份),反而令我忽然愛國。都二零零七年了,如果仍有香港人死守那份不反映現實的優越感,我只覺悲哀兼羞家(即是原來我仍視香港為家)。我好怕空中服務員和附近的國內乘客以為香港人都是那樣。 我寧可自認/被當「中國人」--反正我的確是。

Kong

“It is my pleasure to provide you a good English service” ﹣ 京BK7936 別計較標題那裏少許文法上的錯誤,那是北京的一位出租車司機Kong的motto,印在他的名片背面。 上周末上長城時坐的就是Kong的車。包一整天朝九晚七時半,rmb450,包路費,不貴。而且服務,何指司機而已。名片上寫的title是”Taxi Driver & Guide”,實際上,叫”Taxi Driver & Guide & Translator & Google & Alibaba” 更貼切。 駕駛得斯文又安全。夜晚回家上網查電郵接外國客人的包車訂單。花了五年學英語,兼讀考了個資格。我用中文給他發短信,他總是用英文回覆,感覺很像跟不懂輸入中文的香港人聊短信。對考古有興趣,想知名勝的歷史,Kong會娓娓道來。最誇張的還不在於此。Kong問我有否廣東那邊的運動鞋工廠介紹,原來他正為澳洲的運動鞋品牌在中國物色鞋廠,降低成本。平時是夜晚回家上網Google,搜阿里巴巴,知道我從廣東來,問我一下。「在幫朋友在中國找鞋廠後,發現我在這方面很有優勢,會說英語,又能得到人的信任。」Kong打算向人肉阿里巴巴發展。 長城天壇都是第三遍去,反倒是第一次見這麼「增值」的出租車司機。Kong才是我周末遊的「景點」。 — Kong zhong liang 孔忠良 Taxi Driver & Guide BK7936 130 5153 3140 robink@public3.bta.net.cn — 百度mp3:《Kong》 http://mp3.baidu.com/m?tn=baidump3lyric&word=kong&ct=150994944&lm=-1&lf=3 一直不知林夕改的這個歌名甚麼意思…

周末炒雜碎

周六,終於可以起牀比較晚。 番熱星期五晚飯吃剩的羅漢齌當brunch。 call小時工(鐘點)上家清潔。rmb10/hr。 每次都是我跟小時工一起幹活,因為實在看不過眼。通常一個小時就夠了。特別慢的才要幹超過一小時。例如這個。不過尚算乾淨,1.5小時乾脆給rmb20,只給「小管家」公司報1.5hr,總覺得作為資本家的代理「略」得太勁。一般不會隨便破壞帶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經濟生態,那怕只是rmb1。這天的心情不知怎的,讓我破戒了。 帶著四公升的吉樽到樓下買水。買了三公升多一點,rmb1。六隻蛋,三隻菇,共rmb3.5。通菜一小扎rmb3。(有點像股價,或者期菜/期蛋…) 菜菇蛋辛辣面作tea。 到機場接老表。 帶老表到南新倉大董吃烤鴨。另兩個朋友/同事。rmb3xx,算很豪了。 跟hx到地安門附近喝酒。聽到一陣子沒聽到,對行業的樂觀看法,而且是出自這位老闆的口。六瓶青島加爆谷,rmb110,比香港平得多。 點半到四點半在錢櫃,六個人喝了十二瓶啤酒共rmb8xx,比neway平多了吧(好耐好耐沒去了,不過應該不會減了價吧)。 一大早(@_@),同老表和朋友去長城。第三次去八達嶺。 包一天出租車,rmb450。司機很有意思。 天壇,天安門廣場,沿長安街到王府井,掃街。爆肚(牛),rmb8。麻辣燙,rmb10(平時樓下吃的大概便宜六成)。 回家,在極吵的地鐵一號線上,自彈自唱「我是一隻小小鳥」的哥們讓大家給他一點支持,好做原創歌曲。rmb5。看見他最後得到了rmb6。難得的是還有一些掌聲。跟他聊了一下,哥們的原創歌曲在cstare有售。盧承君,加油吧。 四惠站回家途上,街邊,六串燒羊肉串,rmb3。少給了一串(不知有心或無意)。改天問他拿回我應得的。 差點兒沒累死。

500天

假期後回到北京,碰上奧運倒數500天。 本來對奧運沒啥感覺,但去年決定把三年自己和公司的前途都豪賭在北京了,或多或少也以奧運為分水嶺,想過在那之前達到XXX目標。 說時遲那是快,只剩500天了。500天裏北京會有很多變化,整個城市大地盤會暫時停工,光是地鐵就有五六條新的線路或換車等等。 我又可以做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