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何故老師在廣州宵夜,兩個港人兩杯到肚說遊戲說動漫說寫作說選舉說本土說八卦。何老師未來兩年在中大研究港產漫畫,我未來兩天躲著亂入寫港產遊戲。

跟何故老師在廣州宵夜,兩個港人兩杯到肚說遊戲說動漫說寫作說選舉說本土說八卦。何老師未來兩年在中大研究港產漫畫,我未來兩天躲著亂入寫港產遊戲。

Chen Clan Ancestral Hall [igp_map lat=”23.129758333″ lon=”113.2405″ marker=”Chen Clan Ancestral Hall”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衷心謝謝大家,十來年過去,替遊戲做周邊漫畫的小心願要在今年達成了。十幾二十萬港幣或許沒什麼大不了,但自己掏腰包跟擁躉積少成多意義很不一樣。這代表漫畫的誕生不是我一廂情願,也代表了遊戲有話要說,否則是畫不出故事來的。謝謝大家。

衷心謝謝大家,十來年過去,替遊戲做周邊漫畫的小心願要在今年達成了。十幾二十萬港幣或許沒什麼大不了,但自己掏腰包跟擁躉積少成多意義很不一樣。這代表漫畫的誕生不是我一廂情願,也代表了遊戲有話要說,否則是畫不出故事來的。謝謝大家。 https://www.flyingv.cc/project/5015

https://www.flyingv.cc/project/5015

經濟動物通病,了解一個城市從物價樓價開始。樂昌的飲食消費粗略為香港三分一,樓價約三百一尺,租金不到香港十甚至二十分一。跟朋友的朋友圈吃飯喝茶,幾乎都是開店的,自嘲讀得書少只能從商。假如香港的租金和物價比例像樂昌,商品賣價不變,租金會是現在的五分一,大概我也會有很多「讀得書少」的朋友吧,不像現在。不是開店比打工強,只是多元比單一好。

經濟動物通病,了解一個城市從物價樓價開始。樂昌的飲食消費粗略為香港三分一,樓價約三百一尺,租金不到香港十甚至二十分一。跟朋友的朋友圈吃飯喝茶,幾乎都是開店的,自嘲讀得書少只能從商。假如香港的租金和物價比例像樂昌,商品賣價不變,租金會是現在的五分一,大概我也會有很多「讀得書少」的朋友吧,不像現在。不是開店比打工強,只是多元比單一好。

總算把那一堆堆積壓多年,從迷你倉搬回家的舊書執拾好。新年伊始,翻出一本朋友四年多前寄給我,覺得對我有幫助的書。因為某些原因,一直刻意避開這本四百頁的小字英文書。又因為某些原因,今天終於把它翻開了,以它開始新的一年。希望不會太晚。

總算把那一堆堆積壓多年,從迷你倉搬回家的舊書執拾好。新年伊始,翻出一本朋友四年多前寄給我,覺得對我有幫助的書。因為某些原因,一直刻意避開這本四百頁的小字英文書。又因為某些原因,今天終於把它翻開了,以它開始新的一年。希望不會太晚。

2015,由盲流廣州開始。相對光鮮有序的東站我天天去,這次是讓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怕了這城市的廣州站,轉車往樂昌。再次體驗,潮水式進站,趕鴨仔,被打尖,龜速買票驗票安檢,行李鍘腳,人山人海擠上硬座車廂的感覺。

2015,由盲流廣州開始。相對光鮮有序的東站我天天去,這次是讓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怕了這城市的廣州站,轉車往樂昌。再次體驗,潮水式進站,趕鴨仔,被打尖,龜速買票驗票安檢,行李鍘腳,人山人海擠上硬座車廂的感覺。

九龍場景考察的第一站不是景點,卻也是景點,澳洲牛奶公司是也。9個人,被分配到5人桌,點餐後3分鐘,桌面18個碟9杯水,水放中間,以便部分碟放到水杯上,10分鐘後完成飲品埋單,相信這是健力士沒記載的世界紀錄。右下角是我的座位。

九龍場景考察的第一站不是景點,卻也是景點,澳洲牛奶公司是也。9個人,被分配到5人桌,點餐後3分鐘,桌面18個碟9杯水,水放中間,以便部分碟放到水杯上,10分鐘後完成飲品埋單,相信這是健力士沒記載的世界紀錄。右下角是我的座位。

前幾天好友說連深圳的侍產假法律都比香港好,香港沒有真普選前,難以解決這種民生問題。我對真普選的意義毫無保留認同,但對這說法卻不。查實強權有時也會保障弱勢群體,甚至,越是強權,越會保障弱勢或派糖籠絡人心。最好例子擺在眼前,大陸的勞動法對僱員的保障比香港強大很多,跟普選關係為零。這樣的論述,其實強化了反過來的論述,即是民生照顧得不錯,所以普選不重要了。另,我也不認同三天侍產假就是出賣工人就是罪人之類的說法,平衡各方利益,沒有人可以強勢一錘定音,正是民主的玩法,當然,我們的議會組成失衡這是肯定的。侍產假立法跟政改性質不一樣, 三天畢竟是個進步,我覺得可以袋住先。或者你覺得我是僱主我保守,但其實敝公司n年前已經是10天全薪侍產假。我認為,激進最好能從自身做起。

前幾天好友說連深圳的侍產假法律都比香港好,香港沒有真普選前,難以解決這種民生問題。我對真普選的意義毫無保留認同,但對這說法卻不。查實強權有時也會保障弱勢群體,甚至,越是強權,越會保障弱勢或派糖籠絡人心。最好例子擺在眼前,大陸的勞動法對僱員的保障比香港強大很多,跟普選關係為零。這樣的論述,其實強化了反過來的論述,即是民生照顧得不錯,所以普選不重要了。另,我也不認同三天侍產假就是出賣工人就是罪人之類的說法,平衡各方利益,沒有人可以強勢一錘定音,正是民主的玩法,當然,我們的議會組成失衡這是肯定的。侍產假立法跟政改性質不一樣, 三天畢竟是個進步,我覺得可以袋住先。或者你覺得我是僱主我保守,但其實敝公司n年前已經是10天全薪侍產假。我認為,激進最好能從自身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