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多落煉奶大聯盟

流動互聯網大潮席捲生活,大陸近兩年有所謂 o2o online-to-offline 的說法,也有人稱為「零二零」,讓我初次聽到時以為是廣州的電話區號,啼笑皆非。o2o 泛指線上撮合線下交易的商業模式,比如說叫車 app「滴滴」、餐飲外賣 app「餓了麼」,當然還有美國的一些初創企業。但我這次想說的,是本地的另類 o2o。

說起香港被內地城市超越,想到公司樓下的單車架。廣州辦公室在天河體育中心地段,十多年來已變成最核心的商業區,差不多相當於中環,附近很多商業化的改變都不是我杯茶。但上月新增的單車架卻是個意外驚喜,是個真正意義的進步。在我心目中,這就是超越香港。

說起香港被內地城市超越,想到公司樓下的單車架。廣州辦公室在天河體育中心地段,十多年來已變成最核心的商業區,差不多相當於中環,附近很多商業化的改變都不是我杯茶。但上月新增的單車架卻是個意外驚喜,是個真正意義的進步。在我心目中,這就是超越香港。

香港政府常說不興建乜乜會被內地城市超越,卻不知香港已經在多方面落後,比如人家可以賦予舊區新生命,香港卻拆無赦。微信的辦公室尚且容得下在TIT創意園這裡,打死我都不信發展科技要毗鄰豪宅要填海,同時密度稍低的舊區要拆掉重建。常說國內品味惡劣,很多時港府品味更惡劣。

香港政府常說不興建乜乜會被內地城市超越,卻不知香港已經在多方面落後,比如人家可以賦予舊區新生命,香港卻拆無赦。微信的辦公室尚且容得下在TIT創意園這裡,打死我都不信發展科技要毗鄰豪宅要填海,同時密度稍低的舊區要拆掉重建。常說國內品味惡劣,很多時港府品味更惡劣。

廣州越秀區

路是人行出來的

baidu

看廣州同事的文案寫著「咖啡貓」,心想該是「加菲貓」吧,百度一下去確認,結果「咖啡貓」搜出2.5mil條目,反而讓我迷茫起來。輸入法也是,經常誤人子弟,比如youxi打出來的是「游」戲。跟同事討論某些字詞某些事,不怕大家理解不一,最怕對方發條百度鏈接過來說很多人都是這樣說。跟同事說起這現象,他說,路是人行出來的。 神回覆。

跟騰訊的朋友聊起,他搬到香港了,每天三小時往返南山,有點累。我好一段時間也幾乎每天往、返、或者六小時往返廣州,偶爾會累。過往為兼顧的取捨,今天起會改了,知老近乎勇。認老之際,聽著續推中港熔合的施政報告,看著幾歲就每天過關的小朋友,感覺既現實又超現實。

跟騰訊的朋友聊起,他搬到香港了,每天三小時往返南山,有點累。我好一段時間也幾乎每天往、返、或者六小時往返廣州,偶爾會累。過往為兼顧的取捨,今天起會改了,知老近乎勇。認老之際,聽著續推中港熔合的施政報告,看著幾歲就每天過關的小朋友,感覺既現實又超現實。

芸芸藝術和創作的形式裡,常覺得歌劇和舞蹈等現場表演很蝕底。我們可以看一百年前的電影,聽五百年前的音樂,讀一千年前的書,但即使昨天的舞台劇,錯過了就錯過了。遊戲是介乎兩者之間,公司過往所有的遊戲是前者,這次我決意滿足俗念,把 做成一個留得低的遊戲。於是也推出了這個意念,讓人把自己或親友植入那個一去不復返的八十年代香港,在那個平行時空,一直留下來。

芸芸藝術和創作的形式裡,常覺得歌劇和舞蹈等現場表演很蝕底。我們可以看一百年前的電影,聽五百年前的音樂,讀一千年前的書,但即使昨天的舞台劇,錯過了就錯過了。遊戲是介乎兩者之間,公司過往所有的遊戲是前者,這次我決意滿足俗念,把 做成一個留得低的遊戲。於是也推出了這個意念,讓人把自己或親友植入那個一去不復返的八十年代香港,在那個平行時空,一直留下來。

住在朋友的青年旅舍 。電梯內一張告示完美解釋互聯網生態。the world has 2 Internets. Internet. China’s Internet. 不過其實,把”Internet”換成任何名詞,幾乎都是對的。

住在朋友的青年旅舍 。電梯內一張告示完美解釋互聯網生態。the world has 2 Internets. Internet. China's Internet. 不過其實,把"Internet"換成任何名詞,幾乎都是對的。

Lazy Gaga Hostel Guangzhou 廣州春田家家青年旅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