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3審視香港核心競爭力 (3不做 四不休 part II)

和黃3G服務3(下簡稱‘3’)本月在港推出,雖然較日本NTT DoCoMo首推3G遲十五個月,亦較英國、意大利等地遲約六至九個月,但總算幫香港趕上了3G頭班車,保住了引以為傲的全球一流電訊基建城市的地位 。

這跟港府近年常常掛在口邊的推動高新科技研發(03年好像較少聽到了,04年的施政報告又如何?)、科學園、數碼港等同聲同氣,令人欣慰。不過,若以此作為理據,推論香港適合發展高新科技工業,筆者卻很有保留。

首先,整個3的主要市場在歐洲。香港市場,對和黃而言可說是小得無可再小。已是2G/2.5G的市場領導者的和黃,之所以要在香港推出3,原因大概只有自己是香港公司和本港庇鄰中國這兩國原因。獨立看香港市場,從來就無法提供足夠內需和規模,幫助高新科技產品渡過市場接受前的虧本期。

從3的技術元素看,核心技術WCDMA來自歐洲,手機由日本的NEC研發(下一步的量產當然只會在中國而非香港),網絡主要由諾基亞和NEC建設,計費、視頻流等平台由LogicaCMG等歐美廠商提供…香港的技術廠商近水樓台未得月,主因在實力。而技術力量本身,固然又跟是否有足夠的內需、人才、經驗等因素緊扣。

無意滅自己威風,只怕可認威的地方有所偏差。3很觸目,但它給世界展示的,更在於高效率的融資和資本運作能力、超大型的項目管理和強大的品牌創造。

事實上,和黃於91年收購英國Microtel,94年建立 Orange品牌,96年在納斯特及倫敦上市集資25億英磅,99年“賣橙”獲淨利潤1130億港元,加上00年將Mannesmann股權換成Vodafone股權等股份出售活動,和記電訊在99-00兩年間賺的錢,超過AT&T加上 British Telecom在1996-2000五年間的盈利總和,展示的正是融資、項目管理和品牌創造的能力。十多年後的今天,和黃“3不做、四不休”,正是要故技重施。和黃要成功,香港這個基地需要提供的元素,又有多少是在於高新科技的研發?

再者,大型項目管理、融資等能力不單能應用在高新科技工業,就是興建新機場、港珠澳大橋等大型基建項目,同樣可以大派用場。如此看來,稱這些能力為香港的核心競爭力或許更精確一點。確實,世上沒有多少地方,擁有如此成熟的金融市場和足夠的相關人才供應。難怪中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出台以來,長三角和珠三角的企業爭取香港的管理、服務業人才的多,爭取輸入本港高新科技的少。難道真的如內地官員所言,中央政府比誰都更了解香港?

值得一提的是在3上碩果僅存的本土開發--媒體內容,恰恰也反映了香港的另一競爭力。一是因為香港的媒體製作在區內的確仍具相當實力,二是因為媒體內容終歸較受地區、文化所主導。《Sex and the City》和《魔戒》在美國即使多受歡迎,在區內的收視和票房終歸難及《衝上雲宵》和《無間道》。電盈的NOW年前計劃要在英國建大型節目製作中心,結果現在主推的還是寰亞與中國星的電影。之不過,本港2003年的電影票房榜上,《終極無間》和迪士尼的《海底奇兵》同居榜首,又帶給我們甚麼啓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