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牆難翻

曾跟朋友說,香港最主要的成本是租金,大陸最主要的成本是翻牆。那雖然是戲言,但實際上也是事實。

比如說我的廣州辦公室,光纖上網本來就要比香港貴得多,還要另加「海外帶寬」,逐M算。然後加錢翻牆。這還只是辦公室內而已,為了讓同事平時也能真.上網,還得為所有同事買VPN,選用市面上公認最好的。但就連這家專業做VPN的公司,最近也再翻不了牆,可憐我付了一大筆年費給外國勢力,原來買來了過期武器,都沒意識到祖國早已超英趕美。

你說就算是這些成本加起來,還不至於高過租金?當然。但翻牆真正的成本,是背後的隱藏成本。相對國內專業的同事,過時的我啥都不懂。但有時他們有不懂的時候會問我,假定我知道。你問我,我問邊個?當然是姑姑﹣Google是也。我經常抱著一個假定,我們不過一家小小遊戲公司,又不是甚麼全球先鋒,任何我們想到的,之前都有不少人想過了,任何我們的疑問,之前都有人問過了,也有人解決了。前陣子網上流傳一本假書叫 “Copy and pasting from Stack Overflow – cutting corners to meet artbitary management deadlines”,程序員紛紛LOL(laugh out loud),正是因為明知是假的但又很寫實,現在遇到編程問題,總能在最大的程序員社區Stack Overflow找到答案,拿來主義。

所以除非你要享受解迷的過程,否則自行花時間解決難題前都應該先行搜索。這個假定,大部分時間是對的,問題和答案姑姑都能搜出來。當搜不出來,通常是因為自己搜索的工夫不到家。真正沒有人解決過兼放上網的問題,搞不好可以讓你拿諾貝爾獎。缺乏了搜索的能力,就是失去了大量生產力。而很多優秀的內容,都存放在海外的網站,於是牆掉海外網站,就是砍掉國家大量生產力。

我是很平和,非常有耐性的人,但也很偶爾對國內的同事發脾氣。不止一次,是因為儘管公司不計成本提供最好的上網和翻牆資源,同事依然不珍惜,懶得用,繼續百度,寧願QQ。「姑姑還是不穩定」、「Slack傳文件就是慢」﹣blame the victims。這種互聯網式自暴自棄,教我很火光。

我除了很難發脾氣,也絕少認真厭惡,但我真心討厭百度。國際上有科網三巨頭Apple、Google、Microsoft,國內的三巨頭人稱BAT﹣Baidu、Alibaba、Tencent﹣分別掌握了人與資訊的關係、人和貨金的關係以及人與人的關係。有些港人常覺得Alibaba當年鬥贏了eBay、Amazon等網店,QQ過往鬥走了ICQ、MSN等即時通訊軟件,純粹因為國內的高牆和保護政策,我不認同。保護政策和高牆固然是給國內公司提供了優勢,但真正深入使用PayPal、支付寶、MSN、QQ,在牆內和牆外都有生活的人,相信都能感受到「阿Q」,還有很多中國科技公司比如小米,從抄起家是客觀事實,但發展成型後確實有青出於藍的地方,部分技術和功能很先進,甚至有創意。比如,Facebook和LINE的支付功能是跟微信支付學的,只是有些港人不知道,或者知道也不願意承認。相對於eBay和MSN,直接競爭對手「阿Q」確實提供了很多針對中國獨有情況的細微改善。

就是百度,我從來看不到它有在任何地方超越抄襲對象Google,甚至連抄也抄得不倫不類,到喉唔到肺,比如網上辦公軟件欠奉,在國內整個安卓手機系統的生態中更只扮演大配角。假如百度有對安卓系統針對「國情」增值,今天的百度會=百度+小米。呀,不對,還是有一項功能超越了,過濾。百度過濾出來的訊息,還有百度百科,清過蒸漏水,大可考慮發展水利。比如說,搜索巴拿馬,能找到大量旅遊和地理知識,還被推薦移民巴拿馬條件的網頁。助紂為弱,百度當之無愧。要數天下第一阻礙國家發展,阻住地球轉的科技公司,首選百度。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6.04.18 “Ryu vs Ken” 專欄

29437996

1 thought on “恨牆難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