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上廣州

經營的手機遊戲公司,除香港外也在廣州設有工作室,雙城生活過了一段日子,對他城有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想要參加苗圃行動行路上廣州已十幾年,卻弔詭地今年從管理崗位退了下來才成行。

一般活動都是新人為主,加少部分熱衷的老手。行路上廣州卻是反過來,首次參加者來如我,反而是少數。其中一個晚上,大會頒發紀念品予參加了十年的步行者,居然也有20多位,佔一成以上,這對我的頗有衝擊。自己的公司雖然及不上活動的25年歷史,但也踏入第18個年頭,在手機遊戲編年史裡,創辦年份算是侏羅紀了。我固然是在此工作了17年多,而付出了10年以上的同事,亦非少數。

對於一個組織,經驗的傳承固然是好事,但假如凡事照單全收,把前人的經驗和想法都承繼下來,組織就難以創新和突破,在變化急速的環境裡,問題尤其嚴重。正是在這種希望公司能持續創新的脈絡下,從今年起我正式讓同事接棒。

這種生態也像個多人遊戲,一方面,留存率高代表玩家投入,是每個遊戲成功的必要條件,可是另方面,新玩家也同樣重要。缺乏老玩家,新玩家固然沒有經驗引導,可是萬一只有老手而缺乏新玩家,又或者是老玩家之間已經形成了一道強得讓新人難以參與進去的拉鍵,久而久之老玩家再堅持,遊戲也難免失去生命力。

行路上廣州活動25年來參與人次超過5300,籌得善款超過8100萬港元,而主辦機構苗圃行動自成立至去年中,在中國各省援建1290所學校和師生宿舍,資助近30萬人次的中小學生及千多大學生,培訓近3萬名教師,營運女子高中、兒童福利院及資助孤兒學校各一所,籌備中的新設兒童福利院二所,總資助金額逾4億6千萬人民幣,無疑是項難得的成就。相信未來的日子,如何傳承和持續創新,會是一個大課題。持續創新固然需要新的參與者,新的角度,而傳承既云一傳一承,一老一新自是缺一不可。

本年的行路上廣州有段插曲必須一記,這B面第一首美得超越主題曲。話說活動中有位從2000年起連續參加了18年的步行者“七哥”,今年帶來了女伴嘉玲。兩人雖然低調地在膳食組默默服務,卻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很快就吸引到我的注意。活動到了第四天,在今年的活動大使盧覓雪的推波助瀾下,七哥正式求婚,得到首肯,更在當天晚飯時在步行者的見證下成親。隆重百倍的婚禮我都出席過,就是沒見證過如此感人的。感言中,七哥只說了特別簡單的兩句,表示好喜歡用輪椅推著嘉玲,不知怎的沒得推的時候總覺有所欠缺。新娘相對活潑多言,表示雙方都不是完美的人,但加在一起就是完美,還說自己曾多次幻想過如此情此景,以為新郎會像古天樂般靚仔,沒想到會是七哥,唯一像古天樂的是黝黑的皮膚。

幸得七嫂感動之餘還不失幽默,我才能跟自己說眼中汪汪的,是笑到標出來的眼水。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7.02.05 “Ryu vs Ken” 專欄

One Reply to “行路・上廣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