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 陰 不捨得,但升級到不兼容的EC2 instance,無奈reboot運行了uptime 1051 days的server。知道的人很少,我第一份也即是唯一一份全職工作,是做system admin的。well,其實title不是,但做得最多的是,因為公司沒人做SA,又或者只是自己喜歡做也想學,老闆沒要求之下自己找來做。當時Linux kernel升上2.0.x不久(99年升上2.2.x),免費搭起公司網站和SMTP是新鮮事,老闆不阻我,況且反正都是夜晚做。記得有一晚,我手賤chown -r 錯了一個目錄,結果要逐一比對並設回正常,通了晚宵。 因為Windows當道,服務器久不久要重啟被視為常識,這讓我很不爽很有興趣挑戰,想盡辦法用台破機器讓Linux server幾天不用重啟,再來是幾周,幾月,幾年。我很低B的把重啟看成懦夫行為,非不得已不妥協。當然,我也懦夫過很多回。 被炒後,跟大學莊友開了間公司,其實不知想幹啥,只知想用open source軟件做點事情。然後執了。然後開了現在的Lakoo。然後會是甚麼結果,還不知道。 前幾天聽Matt Mullenweg分享提到open source的理念,老掉牙了,但還是讓我有點感觸,怎麼我就是做不成讓世界美好些少的事情。

Posted on
2015.08.05 陰 不捨得,但升級到不兼容的EC2 instance,無奈reboot運行了uptime 1051 days的server。知道的人很少,我第一份也即是唯一一份全職工作,是做system admin的。well,其實title不是,但做得最多的是,因為公司沒人做SA,又或者只是自己喜歡做也想學,老闆沒要求之下自己找來做。當時Linux kernel升上2.0.x不久(99年升上2.2.x),免費搭起公司網站和SMTP是新鮮事,老闆不阻我,況且反正都是夜晚做。記得有一晚,我手賤chown -r 錯了一個目錄,結果要逐一比對並設回正常,通了晚宵。  因為Windows當道,服務器久不久要重啟被視為常識,這讓我很不爽很有興趣挑戰,想盡辦法用台破機器讓Linux server幾天不用重啟,再來是幾周,幾月,幾年。我很低B的把重啟看成懦夫行為,非不得已不妥協。當然,我也懦夫過很多回。  被炒後,跟大學莊友開了間公司,其實不知想幹啥,只知想用open source軟件做點事情。然後執了。然後開了現在的Lakoo。然後會是甚麼結果,還不知道。  前幾天聽Matt Mullenweg分享提到open source的理念,老掉牙了,但還是讓我有點感觸,怎麼我就是做不成讓世界美好些少的事情。

2015.08.05 陰 不捨得,但升級到不兼容的EC2 instance,無奈reboot運行了uptime 1051 days的server。 知道的人很少,我第一份也即是唯一一份全職工作,是做system admin的。well,其實title不是,但做得最多的是,因為公司沒人做SA,又或者只是自己喜歡做也想學,老闆沒要求之下自己找來做。當時Linux kernel升上2.0.x不久(99年升上2.2.x),免費搭起公司網站和SMTP是新鮮事,老闆不阻我,況且反正都是夜晚做。記得有一晚,我手賤chown -r 錯了一個目錄,結果要逐一比對並設回正常,通了晚宵。 因為Windows當道,服務器久不久要重啟被視為常識,這讓我很不爽很有興趣挑戰,想盡辦法用台破機器讓Linux server幾天不用重啟,再來是幾周,幾月,幾年。我很低B的把重啟看成懦夫行為,非不得已不妥協。當然,我也懦夫過很多回。 被炒後,跟大學莊友開了間公司,其實不知想幹啥,只知想用open source軟件做點事情。然後執了。然後開了現在的Lakoo。然後會是甚麼結果,還不知道。 前幾天聽Matt Mullenweg分享提到open source的理念,老掉牙了,但還是讓我有點感觸,怎麼我就是做不成讓世界美好些少的事情。


Comments ( 2 )

  1. Reply尹思哲
    "老掉牙了,但還是讓我有點感觸" 很認同 我有許多FB朋友或同業,都是在wordpress.com上認識回來,包括我現在也是用這wordpress.com帳戶留言 原來已用了經9年!
    • ReplyAuthorkin
      老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