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game壇流行榜

手機遊戲在香港已變成很偏門(所以我等於是在「撈偏」),當不景氣的樂壇每年仍可以有四個頒獎禮旳時候(我知我知,還有Roadshow頒獎禮甚麼的,但算了吧),手機遊戲,甚至再加上PC、console遊戲界,都搞不出半個頒獎禮。

幸好中國倒是有好幾個手遊頒獎禮,其中比較大型的有ChinaJoy金遊獎。金遊獎今年是第三屆,辦得越來越有聲有色,而且相當開放,雖然未至於公平公正公開,但起碼比選特首民主強,至少直接玩家投票選出。

敝公司拉闊今年以軒轅劍-天之痕赢得大獎最佳手機遊戲(即是金曲金獎那種)、火焰 紋章傳說 第三章得到最佳策略戰棋遊戲,結果比較正路。

比較逗的是還得到了產業貢獻獎,雖是老人大獎,但算是當之無愧,值得少少高興。

3G元年

2008年的最後一天,終於終於中國官方公布3G牌照可以發了。趕上尾班車,終於讓預測去年會發牌的專家說中了。

於是行業把2009年稱為3G元年。

那就是拉闊成立於元前10年。雖然打從第一天做這個生意就聽說3G快要來臨了。

timing是我的非常弱項。在錯的時間做了對的事,和在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一樣,難以有好結果。

不知道堅持是否足以彌補。

fucking up out of nothing at all

郁闷了兩天,也浪費夠時間了,抖擻一下,也是時候幹活了。

畢竟如果還不懂得接受政策風險,我這幾年在祖國可算白混了。

就當是幫我破釜沉舟好了。

非一般的手機遊戲開發商--槳聲燈影旁的波波魔火

相隔上一次學生年代的南京之旅,J這次到再訪南京已是十年後。

無論坐幾多次飛機都沒法習慣的J,慶幸這次是從上海出發,得以取道火車。即使因為車票緊張而站了三小時,火車沿途的風景還是讓J十分享受。

不怕長途跋涉,為的是一間非一般的手機遊戲開發商,波波魔火(BBMF)。單是辦公室的選址,對於在香港長大的J來說已是很非一般了─居然在朱自清和俞平伯比試作文的地點,“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旁邊。見識淺薄的J,不但以為秦淮河只有傳統文化,就連南京的大學盛產高質素程序員,也是最近才知道。

至於波波魔火的管理,與其說是非一般,不如說是離經叛道更合適。這正好反映了股東之一Anthony的想法:唯有離經叛道的管理,才能產生不受傳統束縛的遊戲。波波魔火的“辦公室”-或更應稱為“工作坊”-設在低密度、樓高五至十數層的公寓內。百多員工分成十多個小組,各自擁有一個二至三房的工作坊,名副其實“自成一閣”。由於大部分辦公室分布在公寓不同的座數,J和Anthony還未走遍所有辦公室,便已在公寓小區的花園穿插了多次,兼上上落落的跑了數十層樓梯。Anthony笑說,行政的同事單是對著不同的業主便已夠煩了。

這樣的安排卻不是因為找不到一間足夠大的辦公室容納所有員工,或者計劃員工數目時出錯,反而是因為一份把工作融入生活的執著。原來,波波魔火有一個最“奇怪”,也是最根本的規定,所有員工必須住在公司!因此,每一間工作坊都有二、三間睡房和洗手間,部份較大的也有廚房和煮食用具。而每餐“阿姨”做飯後,大夥兒便集中在有廚房的幾個工作坊內用餐。相比起由管理層空談像個大家庭的公司,顯然波波魔火要像十倍。

J造訪之時雖是下午,部份員工卻還未醒來,又或是剛從睡房出來,看見老闆,卻並未生怕被知道躲懶。J雖能想像這是因為公司並非使用朝九晚五的制度,但卻不明白的怎能在一般被認為員工素質較低的內地推行這種要求高度自律的制度。Anthony表示,關鍵在於對工作限期(deadline)的強調。“當我們確定了一件工作的限期,我們會要求同事用盡力氣趕及在限期內完成。當然,也有需要延期的時候,但同事必須預早跟管理人員溝通,且提供非常充份的理由。”

百多名不分晝夜的員工,同步開發幾個遊戲,讓波波魔火差不多每週都有新遊戲推出,而且支援不同語言,銷售全球,是J遇過產量最高的手機遊戲開發商。不單如此,充足的人手更使波波魔火的每款游戲均移植到多款手機型號,成為極少數能符合中移動百寶箱對手機支援要求的開發商。

回程之前,J尚有時間跑到十年前首嚐麻辣火鍋,現已面目全非的夫子廟。對着廟旁的秦淮河,J忽然想起了九七前黃子華的棟篤笑,曾談到回歸後香港與內地的競爭,笑說到面對人口為香港二百倍的內地,一個港人要比的是二百個內地人,單是一個香港的水喉技工,內地也會有一條“水喉村”與他/她競爭。今日看來,原來黃子華所言非虛,只是,競爭不單只是限於水喉技工等階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