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不掩瑜II

個多月前,本欄《瑕不掩瑜》談及互聯網產品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的理念,即只完成僅僅足以運作起來的功能,就該推出市場驗證,基於用戶反饋快速調整、持續開發。限於篇幅所限,文章大幅簡化了概念,寫得難免粗疏。
Continue reading “瑕不掩瑜II”

存在感

月初本欄討論大媽,反對把廣場舞「定性」為文革復辟、跳紅舞、表達政治訊息。有朋友堅持,大媽不選公園而在行人專用區跳舞,好比在禮賓府牆上塗鴉,政總門外打war game,只會是因為政治原因。
Continue reading “存在感”

廣東道意識流

說在香港出席大型商業活動十年不逢一潤,並非開玩笑。上一次和公司業務直接相關而且在港舉行的國際活動,的確超過十年,中間無論是公司、行業還是香港都經歷了千山萬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隨緣出席Mobile Game Forum MGF Asia,在廣東道竟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很特別,既良好又陌生。
Continue reading “廣東道意識流”

創業與置業

上週有關港府施政的兩大話題,一是配對私人投資等鼓勵資訊科技創業的政策,二是收緊按揭比例壓抑置業的措施。

說出來有點欠揍,但我不認為政府有責任幫助全民置業。反過來,政府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慌性置業,不用承擔流落街頭的風險,也有選擇賣身賺大錢以外其他生活方式的自由。香港人以「上車」來描述置業,相信是全球獨有,套用得非常好,很形象化。諷刺的是那根本不該是輛車,更遑論是比高鐵開得更快的車。
Continue reading “創業與置業”

有種情懷叫做舊

公司裡一位遊戲製作人,上週末發來訊息,說心情太壞,禮拜一沒法上班。

製作人性格一向超級樂天,對世情嬉笑怒駡,隨手粘來都是搞爛gag的題材,鬧情緒跟他形象格格不入,這種請假教我意外。硬是要猜個原因的話,我會想是不是鳥山明或者哪位殿堂級漫畫家去世了,讓這個超級宅男也憂鬱起來。
Continue reading “有種情懷叫做舊”

從三低到三源 遊戲發展超簡史

2014年的今天,我們在日常生活提到“send mail“,大概沒有香港人會理解為貼上郵票讓郵差派發的信件;提到”send message”,大部分香港人會理解為即時通訊軟件如Whatsapp,除了葉劉議員之外。詞彙被新技術「騎劫」,原有概念反而要加上形容詞來描述,在日新月異的世界很常見,比如傳統信件要叫作“snail mail”避免混淆。在光怪陸離的香港,最新的例子是,好端端的普選反而要叫作「真普選」以跟A貨識別。
Continue reading “從三低到三源 遊戲發展超簡史”

幼吾老以及人之老

老化是一個漸變的過程,發現自己老了,卻往往是個突發的場景。比如說在球場火拼後三天沒法走路,又例如,跟還懷有赤子之心的年青人聊天。

上週跟年青人聊遊戲,正好給到我這種感覺。年青人在大學念遊戲設計,把遊戲看成愛好,思考這份愛好是否也能用來謀生。
Continue reading “幼吾老以及人之老”

行行出狀元

跟朋友在酒店咖啡閣下午茶。朋友帶上在加拿大唸遊戲設計的兒子D,要問我對遊戲產業和人力需求的看法。朋友醫學了得,識飲識食,連打扮都一絲不苟,從來我以為只有我向他請教。頓覺再厲害的人,面對兒女都變成普通父母。

D的專長是美術,對三維動畫尤其感興趣,憧憬在遊戲產業發展,是很正路的想法。跟多數喜歡做遊戲的人一樣,D希望有一天能成為遊戲製作人(Producer),按自己的意願做遊戲。
Continue reading “行行出狀元”

是(其)他也是你和我

台灣出差回港後,為新遊戲項目到獅子銀行開立公司戶口。

才不久之前,媒體上常報導一兩個小伙子短時間內開發出某手機遊戲然後大賣的故事,已經像街頭的小販檔般,極速消失。現在連做手機遊戲資金需求都越來越大,模式也越來越像拍電影,某些會成立有限公司,獨立募資。可幸的是,募資的渠道除了傳統的投資者,有不少已經採用如Kickstarter, Indiegogo等「眾籌」平台,得以打破框框,直接向大眾募資。
Continue reading “是(其)他也是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