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悉十多年沒見的香港朋友在廣州老城區開了家青年旅社「春田家家」,跑來當個超齡住客,走走聊聊聚聚。朋友說在香港生活很無謂,一輩子就是買樓,於是流浪了幾年,繼而決定在廣州開家旅館。

Lazy Gaga Hostel 春田家家青年旅舍

第二人生

多得朋友幫忙,今年難得撲到五月天演唱會的票。一直喜歡五月天,當中很大的原因是他們的歌詞。鼓舞人心的歌不是沒有,但勵志得來毫不離地的卻是少之又少。五月天的歌詞貼近生活,偶爾取材於身邊的娛樂,比如《三個傻瓜》和影射《少林足球》的《鹹魚》,還有取材自遊戲《Second Life》的《第二人生》。
(more…)

終於有個香港跟大陸同步的長週末,到長洲蹓躂一下。搞不清是有設計師把長洲整了一下,還是人老了更懂得欣賞,感覺長洲比以前更漂亮可愛了。各式正體中文招牌和豐富的顏色很養眼,商鋪維持特色但不造作,居民繼續本土但不排外,不亢不卑。

長洲海傍

銀紙和虎爺最近學會爬到假天花上了,同事們總是得到處找他們,連哄帶捉的把他們帶回地球表面。於是無奈再不能讓他們住在空間比較充裕但能爬到天花上的「拉闊戲院」,改為搬到比較小的「拉闊圖書館」。每天早上或者傍晚,有同事看著的時候,會讓他們出來坐坐走走。早上回到公司,兩只傢伙總是佔領掉我的座位,大模廝樣。

拉闊私伙局

滿載公司歷史的獎項,被銀紙和虎爺打破得七七八八。本來有點鬱悶,但想著想著,也是時候忘掉過往的經驗與輝煌再上路,轉生重譜拉闊的歷史了。嗯,就讓獎項隨風而去吧。

拉闊私伙局

Eyes on me

五月二日,週五,少有的大陸假期,香港工作天,在港辦公。在灣仔午飯,認識了一位日本同行,雙方交換LINE賬號。

為方便日後溝通,我用LINE把自己的WeChat賬號發過去,想讓對方加我。”my wechat: xxxxxxxx”,一發之下,竟然:
(more…)

《小時候》

最近港台重播的《小時候》,雖然不少朋友已經推過,但實在太精彩,自覺要盡綿力多推一下。由一個幾乎不看電視,家裡沒電視的人來推薦,不知道算是沒有說服力還是特別有說服力。

不否認,生於沙田長於源禾的我偏心整套片的瀝源邨取景,加了很多分數。不過就算不是沙田撚,只要住過公屋的,相信都能感受到那份濃濃的親切感。然而,不斷的強拍強拆,還有各種非人性化的數字式管治,卻又讓本是這麼近的親切感,顯得那麼遠。到今天還讓人感覺在生活的瀝源邨,距離被插針被重建,還有多久?
(more…)

拉闊遊戲外傳 – Lakoo.org II

1999年創業之初,公司叫「新天空」,以Linux為基礎提供中小企技術解決方案并同時變成產品。開源開放的理念、不求退出但求搵餐晏的思路、學生組織的班底,讓「新天空」似社企多過像公司,雖然當時我們沒想過要當社企,甚至根本沒聽過甚麼「社會企業」。變得老氣橫秋,學會作為一家公司需要賺錢,強調股東利益最大化,是後來的事。

而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那個我,走的是另一個路線。
(more…)

泛屍爬

其實是比較隨手寫的,反而是後面的討論比較深入。

p.s. 第一次反過來把面書的狀態貼到博。還挺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