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法與我

  1. 剛開始輸入中文時用速成,偶爾乾脆打內碼。
  2. 用了很短時間嫌速成慢,換了倉頡。
  3. 後來嫌慢,也嫌倉頡拆字太違和,unlearn了倉頡,轉了大易。
  4. 喜歡大易,但它始終流行不起來,很多中文系統不支持,又轉回倉頡。
  5. 大四時去教再培訓計劃的中文電腦班,hkd500/小時,一次三小時,一周兩次,很多時都是走堂去教,賺得比畢業後全職上班多。c9們對我很好,我也很喜歡努力提升自己的她們。也有男的但很少,堅持上課的更少。
  6. fyp時很想設計一種輸入法,但沒老師肯帶我和拍檔這種人。想研究互聯網對社會的影響,也是沒老師鳥我。結果去了做能顯示中文網頁的瀏覽器。
  7. 在大陸工作後主要用拼音,為了在打字的過程中記著各字怎麼讀。
  8. 拼音用得太多會經常忘記寫法,倉頡用得多會忘記唸法,於是兩邊用來用去,各不相讓。
  9. 查實拼音輸入法還分Windows版Mac版搜狗谷歌百度騰訊等等,細節都不一樣,我全用過,最好用的始終是搜狗,不過在性能較低的機我會用內建版本算。
  10. 手機上也是搜狗最好用,尤其是9鍵而不是26鍵,如果不用中英夾雜,可以打得比電腦快。
  11. 大易較能保存中文之美但用鍵太多,倉頡還行但學習成本太高,拼音最宜大眾化但大幅增加錯別字和讓人忘記寫法,慢性毒害中文。依然覺得輸入法的真命天子還沒出現。

p.s. 來自記憶裡的碎片,不排除被自己美化了。比如c9們其實討厭我。

得悉十多年沒見的香港朋友在廣州老城區開了家青年旅社「春田家家」,跑來當個超齡住客,走走聊聊聚聚。朋友說在香港生活很無謂,一輩子就是買樓,於是流浪了幾年,繼而決定在廣州開家旅館。

Lazy Gaga Hostel 春田家家青年旅舍

第二人生

多得朋友幫忙,今年難得撲到五月天演唱會的票。一直喜歡五月天,當中很大的原因是他們的歌詞。鼓舞人心的歌不是沒有,但勵志得來毫不離地的卻是少之又少。五月天的歌詞貼近生活,偶爾取材於身邊的娛樂,比如《三個傻瓜》和影射《少林足球》的《鹹魚》,還有取材自遊戲《Second Life》的《第二人生》。
Continue reading “第二人生”

終於有個香港跟大陸同步的長週末,到長洲蹓躂一下。搞不清是有設計師把長洲整了一下,還是人老了更懂得欣賞,感覺長洲比以前更漂亮可愛了。各式正體中文招牌和豐富的顏色很養眼,商鋪維持特色但不造作,居民繼續本土但不排外,不亢不卑。

長洲海傍

銀紙和虎爺最近學會爬到假天花上了,同事們總是得到處找他們,連哄帶捉的把他們帶回地球表面。於是無奈再不能讓他們住在空間比較充裕但能爬到天花上的「拉闊戲院」,改為搬到比較小的「拉闊圖書館」。每天早上或者傍晚,有同事看著的時候,會讓他們出來坐坐走走。早上回到公司,兩只傢伙總是佔領掉我的座位,大模廝樣。

拉闊私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