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廣州同事L晚飯。L有點迷茫,雖然清楚自己喜歡做遊戲,希望參與創造一個世界,可是快要30之際,看到同學賺錢比自己多得多,比如這個賣保險的,和那個地產代理。我問L有看到我早上轉發的新聞麼?我相信L賺的錢比高瑜多,犧牲比高瑜少,不,根本沒法比。認可自己產業的價值,照顧得了自己和家人,其他行業賺多少,重要麼?

廣東道意識流

說在香港出席大型商業活動十年不逢一潤,並非開玩笑。上一次和公司業務直接相關而且在港舉行的國際活動,的確超過十年,中間無論是公司、行業還是香港都經歷了千山萬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隨緣出席Mobile Game Forum MGF Asia,在廣東道竟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很特別,既良好又陌生。
Continue reading “廣東道意識流”

mimi

平時很多事情我不曉得用說話表達,我會用文字。

但跟mimi的感情,就是用文字,呆坐幾晚我也不知怎寫。

於是試著弄了部兩分鐘的微電影,送給她。

也讓更多人認識,了不起的她。

前年答應了這位玩家,把遊戲做好後,會去重慶看他的豬場。現在他的豬場快要關了,我卻還沒把遊戲做好。

我盡力。
p.s. 老十,就是家裡排行第十的我。
Continue reading “前年答應了這位玩家,把遊戲做好後,會去重慶看他的豬場。現在他的豬場快要關了,我卻還沒把遊戲做好。”

科技興邦。跋

這是計劃以外的後序。難得同行關心,我多嘮叨幾句。

2012年,在香港的時間多了,正值本地創業漸見活躍,寫了些IT創業相關的文章跟同行分享。年底,預感到自己未來一段時間需要極之專注工作,於是閉關前花時間整理思路,把期望港府在資訊科技發展的角色說清楚。不至於天真得以為政府會參考,也不能期望長文很多人看,但會帶來甚麼影響,誰知道呢,至少那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
Continue reading “科技興邦。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