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泛民主到泛本土

終於首次談「本土」。明明自問一直關心本土文化、歷史和利益,卻直到今天才「忽然本土」,其實非常諷刺。

過去幾年,「本土」就像很多在歷史和科技的洪流中被賦予新意思的字詞,幾乎不再解作我多年來所理解的,它成為了某種處事態度、一份政治立場。我過往以至未來一段時間都在持續開發經營以香港歷史和文化為背景的遊戲,但一直避免說自己在做「本土遊戲」﹣有人這樣描述我倒是管不到﹣因為言者無心,聽者會詮釋出另一個意思。
Continue reading “從泛民主到泛本土”

存在感

月初本欄討論大媽,反對把廣場舞「定性」為文革復辟、跳紅舞、表達政治訊息。有朋友堅持,大媽不選公園而在行人專用區跳舞,好比在禮賓府牆上塗鴉,政總門外打war game,只會是因為政治原因。
Continue reading “存在感”

科技興邦.跋

這是計劃以外的後序。難得同行關心,我多嘮叨幾句。

2012年,在香港的時間多了,正值本地創業漸見活躍,寫了些IT創業相關的文章跟同行分享。年底,預感到自己未來一段時間需要極之專注工作,於是閉關前花時間整理思路,把期望港府在資訊科技發展的角色說清楚。不至於天真得以為政府會參考,也不能期望長文很多人看,但會帶來甚麼影響,誰知道呢,至少那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
Continue reading “科技興邦.跋”

有種情懷叫做舊

公司裡一位遊戲製作人,上週末發來訊息,說心情太壞,禮拜一沒法上班。

製作人性格一向超級樂天,對世情嬉笑怒駡,隨手粘來都是搞爛gag的題材,鬧情緒跟他形象格格不入,這種請假教我意外。硬是要猜個原因的話,我會想是不是鳥山明或者哪位殿堂級漫畫家去世了,讓這個超級宅男也憂鬱起來。
Continue reading “有種情懷叫做舊”

知足

把公司的遊戲帶到台灣發行,上週到台灣出差。

出發前的晚上在網上申請入台證,填表時除了簡潔中文讀得舒服,更因為職業一欄農、商、漁民、技師、教師、記者、作家等選項,很是窩心。填表格也會感動雖嫌多愁善感,但不怪我,我的城市從沒如此尊重多元。
Continue reading “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