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他這像的一個老外

park and moon

昨天(二月三日),立春的前一天,天氣很暖和,最高溫度有九度,而且是十六,月圓。在這樣好天氣的周末,去了日壇公園裏的石舫酒吧舉行的生日會。因為很漂亮,明知手機拍不到,還是勉強拍了。

搞生日會這種老外玩意的人的確是個老外,老朋友cw。但這個老外不怎麼老外,不信?瞄一瞄他的博客你/妳一定會同意。

令我汗顏的不單是cw會寫大塊頭的中文文章而我不會,他的普通話也說得比我的好,又會日語。至於英語,我沒打算要跟他比…幸好他還未學廣東話。

不跟cw「計較」語言好了,但他在北京的朋友又比我多。他說生日(2月2日)當晚忽發奇想,就問了是石舫酒吧老闆的朋友借用石舫一晚,然後群發短信(大陸連個人都喜歡群發),就這麼簡單,我到日壇公園的時候,兩層的石船便滿滿是人,明顯超載(還好,船是停在陸地的)。

或許就是因為北京的朋友特多,cw兩周前辭掉工作,再次從上海搬回這個我跟他認識的城市。他說,「I love Beijing!」


石舫酒吧
Craig的共享空间

one night in beijing

在北京的expat,絕少有沒去過baby face,MIX等disco的。所以當我跟朋友說別說baby face,根本從沒去過disco,得到的反應都是「唔係吓嘩!?」似乎,大家都不怎麼知道我其實是多自閉的人。

昨天有朋自南方來,不亦樂乎,幾個朋友一起去了工體西門的唐會,見識見識。

雖然是星期天晚上,人還是很多、很多。真不知道星期五、六擠到甚麼程度。

坐着、聽著吵得要命的音樂、喝著芝華士+綠茶,感覺不怎樣。

手機提示信息,問我要不要接收一張藍牙傳過來的圖片。

看得出應該不是病毒。即管要來看看。

收到的是一張baby face:

然後又藍牙一個note過來。「你在哪?」

我不覆。

一分鐘後,又是一個note藍牙過來。「我手機號碼…1381117xxxx」(是原文實錄,包括繁體。當然,xxxx是實際的數字)

繁體… 很可能是香港人。如此狼死,很可能是男的…我覆:「但我是男的…」

然後傳回短信:「哦…算了!不好意思…」

對方有禮,我也寄以祝福:「祝你好運,兄弟!」

枉我做了八年手機軟件,2000年還去了瑞典的Ericsson研發中心看藍牙的應用(當時還只是實驗品),居然現在才知道藍牙是這樣用的,汗顏就兩個字… -_-|||


《one night in Beijing》by 信樂團(也有陳升和劉佳慧版本)

“Baby face” by Bobby Da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