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元宵

這是我家窗外。可我不是住在尖東海旁,而是朝陽公園。

想像維港的煙花不是燒二十分鐘,而是入黑一直到凌晨,或者Saving Private Ryan開始的十分鐘變成幾個小時,那就是今天晚上的北京。覺得我誇張的話下年自己來北京看看@@

感覺很“互聯網”,在寬鬆的管制下,不用中央統籌,個人發光發聲,結果是,更精彩。

獨居老人香港周末

從好友sl的千尺豪宅把舊冰箱和洗衣機搬到自己三百尺的小窩。千辛萬苦以極刁鑽的角度把重得要命的洗衣機搬進浴室。冰箱和我一樣高,可以容得下我,是我想要的大小的四倍,放在廳裏佔去好多寶貴的地方。把心一橫,連搬帶推弄到露台,才發現放得了冰箱開不了窗,連人都過不了。只得又硬著頭皮推回「客廳」。連搬運工人都叮囑「很臭,別打開!」的巨型冰箱,清潔花了我幾個小時,即四份一個在香港的假期,死命擦得手軟的時候,又想著搬運,換電制,水喉等費用,花了過千,不由得質疑自己是否省得「攞嚟賤」。完工後上網,鍵盤上的雙手竟然都震了。終於躺下的時候,虛脫了。

清晨六時多,累醒了,幸好,惺忪的睡眼見到上面的畫面,剎那間有種愜意的感覺,老來安慰,相當喜歡這個小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