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與置業

上週有關港府施政的兩大話題,一是配對私人投資等鼓勵資訊科技創業的政策,二是收緊按揭比例壓抑置業的措施。

說出來有點欠揍,但我不認為政府有責任幫助全民置業。反過來,政府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慌性置業,不用承擔流落街頭的風險,也有選擇賣身賺大錢以外其他生活方式的自由。香港人以「上車」來描述置業,相信是全球獨有,套用得非常好,很形象化。諷刺的是那根本不該是輛車,更遑論是比高鐵開得更快的車。
Continue reading “創業與置業”

科技興邦。跋

這是計劃以外的後序。難得同行關心,我多嘮叨幾句。

2012年,在香港的時間多了,正值本地創業漸見活躍,寫了些IT創業相關的文章跟同行分享。年底,預感到自己未來一段時間需要極之專注工作,於是閉關前花時間整理思路,把期望港府在資訊科技發展的角色說清楚。不至於天真得以為政府會參考,也不能期望長文很多人看,但會帶來甚麼影響,誰知道呢,至少那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
Continue reading “科技興邦。跋”

最後利是

有件事我很慚愧。從大概五年前開始吧,有好些同事我不清楚職責,也不知道姓甚名誰。

對於大企業這或許無可避免,甚至有人會覺得理所當然。但像拉闊這種小公司,創始人起碼叫得出每個同事的名字,是我希望能給同事的基本的尊重,也是我今年的目標之一。這也是我的本意,創業之初本來就只期望簡單的夥伴關係,每個人互相認識,後來不覺走遠,是後話。
Continue reading “最後利是”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
Continue reading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好game有好報 - 致拉闊遊戲

對我稍有認識的同事,知道我一向抗拒提出甚麼價值綱領,尤其覺得在辦公室的牆上寫上口號,彆扭非常。

原因有二。一則,我認為公司的文化不應由一個人提出,其他人跟隨,而是大夥兒在工作、學習、聯誼、順境、逆境的各種交流互動中,從年月中烘培而成,是屬於大家的。二則,口號容易流於片面,把事情簡化,單一化,更適宜用作洗腦。

Continue reading “好game有好報 - 致拉闊遊戲”

然後

連續寫了半打文章,跟好友在startup牙痛文學新浪潮興風作浪,不亦樂乎。有朋友期望我會繼續。

抱歉,關於創業的文章,暫時我就這樣了。不排除偶爾客串一下,但每周是肯定不會的了。是的,《創業異化》其實還有三,甚至四,但都不打算寫了。起碼暫時不寫。

不是不想寫,其實很想。只是更希望集中精力去幹。
Continue reading “然後”

科技興邦。人

發展資訊科技業,地可以缺,資金可以不足,就是人才一個都不能少。

平心而論,相對文史哲,政府在資訊科技教育花的錢不算少。只是,對於傳統學科,政府哪怕心底裡覺得無助經濟,好歹有一種敬老式的認同。但對於資訊科技,心情卻很複雜,像個不懂上網的家長,看著孩子拿著平板電腦飛快的操作,滿不是味兒,唯有作些粗疏的批評,如孩子不應過早上網之類。說白了,是掌握不了新時代的新遊戲規則而不知所措。允許孩子上網,不過是無法對抗大潮流,和心知網絡技巧將來很重要。
Continue reading “科技興邦。人”

科技興邦。地

壓根就不相信,撥地對本港資訊科技產業的發展有太大幫助#

以硬件建設推動經濟是很中式的思維,對於發展中國家或社會基礎建設或許行得通,我不懂不裝懂。九七以來,港府思維方式極速回歸,在在以硬件建設推動所謂發展,高鐵、西九、以至最近的龍尾,樂此不疲。地產霸權能解釋香港所有現象,但對事情不一定有幫助,我姑且先不斷定地產商背後發功影響政府和議會決定。
Continue reading “科技興邦。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