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46 Articles

憨人日記

2016.05.19 陰 鄉下在沙田的我,以前放學後經常坐在這裡。今晚公司會在香港首發一個app,一個對我來說意義很特殊的作品。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下意識,把我帶回來了。坐著。 #守株待兔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05.19 陰 鄉下在沙田的我,以前放學後經常坐在這裡。今晚公司會在香港首發一個app,一個對我來說意義很特殊的作品。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下意識,把我帶回來了。坐著。 #守株待兔 #ckxpress

2016.05.19 陰 鄉下在沙田的我,以前放學後經常坐在這裡。今晚公司會在香港首發一個app,一個對我來說意義很特殊的作品。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下意識,把我帶回來了。坐著。

沙田大會堂門外梯級

憨人日記

2016.05.02 雨 大坑康記粥店last day。與其問我為甚麼每天去快將結業的老店打卡,請轉而問為甚麼每天都有普普通通,勞碌經營一生的小店結業。p.s. 大家都是做油器,算是半個行家,食多件牛脷酥送行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05.02 雨 大坑康記粥店last day。與其問我為甚麼每天去快將結業的老店打卡,請轉而問為甚麼每天都有普普通通,勞碌經營一生的小店結業。p.s. 大家都是做油器,算是半個行家,食多件牛脷酥送行 #ckxpress

2016.05.02 雨 大坑康記粥店last day。與其問我為甚麼每天去快將結業的老店打卡,請轉而問為甚麼每天都有普普通通,勞碌經營一生的小店結業。p.s. 大家都是做油器,算是半個行家,食多件牛脷酥送行

康記粥店

憨人日記

2016.04.04 潮 印尼姐姐last day回國,這可是大件事,叨光同父母到機場遊車河。然後又借個機會來平時老母沒耐性來的深井午飯。對飯店興趣不大,倒是飯店旁邊的士多,好靚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04.04 潮 印尼姐姐last day回國,這可是大件事,叨光同父母到機場遊車河。然後又借個機會來平時老母沒耐性來的深井午飯。對飯店興趣不大,倒是飯店旁邊的士多,好靚 #ckxpress

2016.04.04 潮 印尼姐姐last day回國,這可是大件事,叨光同父母到機場遊車河。然後又借個機會來平時老母沒耐性來的深井午飯。對飯店興趣不大,倒是飯店旁邊的士多,好靚

深井村

憨人日記

2016.03.02 晴 以為新鋪的單車徑上左搖右擺的中間分隔線是了不起的新設計,結果只是施工期間臨時的,今天已消失。太天真了我,怎麼可能呢,這個堅持做「實事」,行「正路」的政府。就算有人設計出來,也會被上面否決吧。不過就算政府真的做成這樣,你估唔會被人投訴咩。都怪我一廂情願。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03.02 晴 以為新鋪的單車徑上左搖右擺的中間分隔線是了不起的新設計,結果只是施工期間臨時的,今天已消失。太天真了我,怎麼可能呢,這個堅持做「實事」,行「正路」的政府。就算有人設計出來,也會被上面否決吧。不過就算政府真的做成這樣,你估唔會被人投訴咩。都怪我一廂情願。 #ckxpress

2016.03.02 晴 以為新鋪的單車徑上左搖右擺的中間分隔線是了不起的新設計,結果只是施工期間臨時的,今天已消失。太天真了我,怎麼可能呢,這個堅持做「實事」,行「正路」的政府。就算有人設計出來,也會被上面否決吧。不過就算政府真的做成這樣,你估唔會被人投訴咩。都怪我一廂情願。

憨人日記

2016.03.01 晴 晚上從大學踩單車回家,發現新鋪的單車徑,中間的分隔線長短不一,忽左忽右,東歪西倒。不知那個天才想的,好喜歡。人本來就那樣多元,亂中有序就很好,何必強國操兵似的一式一樣。香港的公共設施悶死人,要不就是純色的墻,要不就全是廣告,最大不了的就天價找人加點圖案。查實民間大把藝術,只要不是少許塗鴉就要拉要鎖,公共地方自然會美化,雨傘運動時的金鐘就是最好證明。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03.01 晴 晚上從大學踩單車回家,發現新鋪的單車徑,中間的分隔線長短不一,忽左忽右,東歪西倒。不知那個天才想的,好喜歡。人本來就那樣多元,亂中有序就很好,何必強國操兵似的一式一樣。香港的公共設施悶死人,要不就是純色的墻,要不就全是廣告,最大不了的就天價找人加點圖案。查實民間大把藝術,只要不是少許塗鴉就要拉要鎖,公共地方自然會美化,雨傘運動時的金鐘就是最好證明。 #ckxpress

2016.03.01 晴 晚上從大學踩單車回家,發現新鋪的單車徑,中間的分隔線長短不一,忽左忽右,東歪西倒。不知那個天才想的,好喜歡。人本來就那樣多元,亂中有序就很好,何必強國操兵似的一式一樣。香港的公共設施悶死人,要不就是純色的墻,要不就全是廣告,最大不了的就天價找人加點圖案。查實民間大把藝術,只要不是少許塗鴉就要拉要鎖,公共地方自然會美化,雨傘運動時的金鐘就是最好證明。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