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6 秋 曾幾何時,石梨貝是沙田友如我出城必經之路,途徑的巴士線很多,乘客很多,沿著水塘的拐灣很多,每次出城都想嘔或者捱到嘉頓即落車嘔。現在就只剩下81,即從前的71,和72這對活寶貝。72從太和開到九龍,我有理由相信,坐得72的都是巴士迷。81從我老家禾輋開出,但因為新香港人都是火車地鐵出九龍(我知合併左叫港鐵,我真係知),乘客漸少,九巴要發揮路線的剩餘價值只好在大圍兜個不停,結果是人更加少,都是老餅,連一把年紀的我都疑似最年青,加上天涼好個秋和沿途的馬騮,有一瞬間,我以為自己正和老友記一起去郊遊。 #ckxpress

2016.09.02 雨 下班比平時早,去看點五步。或許是香港人太習慣看美國和其他地方的電影,或是港產得來完全架空的故事,電影以自己住了一輩子的沙田作背景,主角住在自己長大的禾輋,看自己當時最喜歡的漫畫Touch,感覺好神奇,親切得來居然有點不真實。好慶幸香港越來越多這種真本土電影和其他媒介的作品,從身邊取材本是正常事。散場居然遇上監製導演和眾演員,更是驚喜。 #點五步 #沙燕西 #ckxpress

2016.06.19 藍 父親節,隨筆幾句。我出生那年,父親跟現在的我一樣年紀。牽強地說,我能體會他當時的心情,或者至少,身體狀況。反而難以想像的是,覺得四五十歲的老豆很老的那個感覺明明近在咫尺,卻忽爾發現,自己已經進入這個階段。更離譜的是,還毫不成熟,莫說養育子女,安生立命都毫無頭緒。這個年頭,留守兒童在中國是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在香港獨留16歲以下兒童在家是刑事罪行,但在八十年代,16歲我都已經在高登賣電腦了,10來歲甚或幾歲獨留在家更是家常便飯。並不是說現有法律多餘,我認同正視兒童問題是文明的體現,但同時我完全不是抱怨甚麼,反正以前就是覺得,照顧自己分屬理所當然,況且溫飽不成問題,所謂照顧自己,不過生活日常而已。那個年頭,賺錢不容易,只覺父母外出打工很辛苦,所以該讀書,入大學,找份工賺錢養家。嘩,原來我的想法曾經是如此正常。現在的面書,都是為人父母的朋友帶著小孩郊遊旅遊,在我的情況,倒是畢業以後,終於可以帶父母坐飛機去旅遊。搵食艱難,當時郊遊也很少-其實是反過來,家就是鄉郊,遊的話就是坐71出深水埗,嘔個痛快。剩下來,一起在外吃飯,就是主要跟父親獨處的印象。小學的一些年,放學後常去老豆工作附近工廈飯堂一起午飯,他喜歡食切雞飯,還告訴我雞皮下那透明的啫哩最好吃,如果我讀書用心點,或者常識豐富點,告訴他那很不健康,不知後來的中風會否改寫。也有段時間,常一起去禾輋的陶苑,爸喜歡生滾牛肉粥,還沒沽清的話,會點爽滑魚皮。說起來,他影響我最多的,也許就是食物的口味。在我越食越清之前,人人說我的口味很麻甩佬,我有權抵賴,是拜他所賜。許許多多一起吃的印象,今天還在的只有兩家店,一是禾輋的金禾,二是大圍的幸運冰室。而前者,多得領匯,即將結業。必須跟老豆再去幸運冰室,吃一下他教我用羹剩著蛋黃的煎雙蛋,雖然連我都膽固醇超標,莫說他。他對比較久遠的事情,還是有些印象。 #ckx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