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姓楊,所以我姓柳

北京是個四季分明的城市。可是,美好的春天、秋天各只有一個月,剩下來的就是上至40度的夏天和下至零下十幾度的冬天。

詩詞歌賦總是讚美春天,在香港長大,沒法明白。近年長駐北京,明白了。春花是名正言順的春花,說開就開,說時遲那時快,就凋謝了。

春季的北京,楊絮飄飄。楊絮是楊樹果實的種子,據說雌楊樹才有,像綿花,作用當然是如小學自然科教的,隨風飄揚,到處留情,傳宗接代。香港人鼻敏感普遍,很多人覺得受不了。我卻覺得挺好玩的,雖然我也鼻敏感。
Continue reading “你姓楊,所以我姓柳”

奧運是…

好歹也是半個北京人,對奧運隻字不提未免說不過去。也胡說八道一下吧。

     *        *        *

奧運是…

…第一次在北京看蘋果的網站。

…不再分單車還是汽車,卻是分單車和雙車。

…我的單車比人家的“單車”牛,因為人家只能用“雙車”的日子我還是能騎我的單車。

…坐地鐵去中關村的時候,在想如果奧運是2020,十號線是否也得2020才開通。

…開幕式那天,坐車給檢查了五六次書包,街上警察跟志愿工作者比行人多,以為在戒嚴。

…民工和KTV的小姐回家了,街頭的小吃不見了,低檔次的餃子也沒得吃了。

…除了“開幕儀式”、“開幕禮”以外,學會了“開幕式”(別怪我文盲,其實還是不懂哪兒來的詞)。

…發現香港人看完開幕式後,沒有身份認同的矛盾了,都自稱中國人。

…家裏有訪客,當然得花一大筆錢把房子裝修一遍,而且在近乎不可能的短時間內都完成。其實十年前就該裝修了,不過沒訪客,不太用管真正的住客住得好不好。突然間房子漂亮了,一方面感覺舒服了,另一方面也很別扭。母親變得煞有介事,把我的言行管得很嚴,又說單數的日子別離開房間,但我很理解母親,覺得母親這樣也是理所當然。對了,因為油煙太大,廚房不能做飯,往鄰居那兒做則沒有問題。

…最后一次在北京看蘋果的網站。

北京元宵

這是我家窗外。可我不是住在尖東海旁,而是朝陽公園。

想像維港的煙花不是燒二十分鐘,而是入黑一直到凌晨,或者Saving Private Ryan開始的十分鐘變成幾個小時,那就是今天晚上的北京。覺得我誇張的話下年自己來北京看看@@

感覺很“互聯網”,在寬鬆的管制下,不用中央統籌,個人發光發聲,結果是,更精彩。

時光倒流二十年

不知為甚麼一向善忘的我會記得,上一次用「理想」/「夢想」這等字眼是1993年。當時剛進中文大學,暫取的四年制學生要考一個中文試,評核程度是否能免掉中文課,作文的題目正是「理想與夢想」。不記得瞎說了甚麼,反正過關了,不用我唸中文。進入大學的一刻,正是我最後一次用這兩個香港不怎麼容得下的詞之時,也真夠諷刺的。不過也不好說,以前只會在社會學課才用的「集體回憶」,現在也變成了香港人的口頭禪,流行歌名,搞不好有天「夢想」也能在香港社會上位。(寫時打了一個哆嗦)

假如我有少許「理想與夢想」的話,大概就是騎單車上下班,且在附近到處逛。這個對於香港人來說,十分奢侈,我也是有幸在沙田長大,中學時才可以騎車上下課(二十年前 ﹣_-!),而且走的路都是在河邊。相信大部份香港人也沒有這種經驗,成不了「集體回憶」。周末,有時會沿著吐露港海邊一直騎到大埔。不過,騎車上下班這個所謂夢想,從來都是丟在一旁,沒刻意做過甚麼想要去達成,甚至,忘記了。

北京最舒服的秋天,淘寶淘的二手單車,住的遠洋天地,工作的建外SOHO,四公里的距離,造就了騎單車上下班的完美條件。凌晨一兩點,在長安街,建國路騎呀騎的,停下來買蛋餅、麻辣串,忽然記得原來有過這個夢想。而且現在竟然成真了。

p.s. 如果嫌我扯太遠了,不現實,就留意這個好了:我住的公寓的開發商遠洋地產下周掛牌,辦公室的開發商SOHO昨天開始公開認購(推介!),買二手單車的淘寶(阿里巴巴子公司)年內也會在港IPO,集資額勁高。我活在一個上市的世界,想發掘明日之星股,不妨研究一下我的生活。

– –
百度:陳奕迅《時光倒流二十年》

百度:陳奕迅《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