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0 大雨 剛新年就執書,廢紙回收了一些連給人都覺害人的,比如哪裡送的石sir有份的選股心經,然後沒進展。書展沒去,卻讓我再的起心肝清書。數了一下,300多400本,希望把不會保留/重看的給出去,最終只保留最珍貴的100本。less is more。棄掉容易,難在那之前得重/看一遍,可能要一年甚至幾年。一周下來,清了三本,這是之一。..重建光輝

2015.07.15 晴 上次去書展是09年,買了幾本書,說未看完不會再去書展,豈料一語成箴。剛的起心肝清書,第一本居然是它。85年的作品,$20,中六學生的故事。

[執書行頭] 很喜歡O’Reilly的書,有時搞不清楚買它是為了內容 – 一般是Linux相關,這本例外 – 還是文字,還是封面。內容永遠是科技,封面卻總是動物,違和地和諧。以前要我扔一本書很難,這本剛97年7月購於倫敦的,我卻居然狠心給了村裡的阿婆。我想,阿婆多幾毛錢和世界多幾張再造紙,比我書櫃多一本不會再看的書來得有價值。拍一照片紀念他好了。

總算把那一堆堆積壓多年,從迷你倉搬回家的舊書執拾好。新年伊始,翻出一本朋友四年多前寄給我,覺得對我有幫助的書。因為某些原因,一直刻意避開這本四百頁的小字英文書。又因為某些原因,今天終於把它翻開了,以它開始新的一年。希望不會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