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吧,馬里奧…的商業模式

自從智能手機作為遊戲終端的身份逐漸獲確立,傳統大廠把旗下經典大作移植到智能手機,但說到期待,大概沒有一款能及上週在iOS平台上線的Super Mario Run

機迷引頸以待,除了因為Mario是經典中的經典,也因為任天堂從沒在智能手機平台發佈過遊戲。不單如此,任天堂多年只在自有硬件上發表旗下大作,明知只要把經典移植到其他遊戲平台必然大賺,也緊守軟硬捆綁,去年離世的前社長岩田聰,即使智能手機快速冒起,掌機幾近被淘汰的低潮時受盡壓力,依然堅持策略。

正好,軟硬捆綁,封閉系統也是任天堂這次合作夥伴蘋果的一貫方針,在Steve Jobs離世後有放寬跡象,雙方都是在社長辭世後改變原則,這到底是妥協還是開明,見仁見智,反正這些因素都使得Super Mario Run推出前已足以在電子遊戲編年史上佔一席位。

iPhone的用戶與遊戲下載量日漸被Android超越,蘋果彷彿要宣稱自己依然是智能手機軟件的最強發佈渠道,對Super Mario Run的推廣空前配合,除了提前數月發佈,App Store加入上線通知,帶來估計三千萬預定玩家,還有蘋果店員穿上Mario tee等一系列配套。遊戲12月15日在除中國外的150個國家推出當天,估算帶來5百萬下載,5百萬美元收入,登上80個國家下載榜首和36個國家收入榜榜首,全屬理所當然,毫不讓人意外。

來自玩家的評論卻可堪玩味。一家傳奇遊戲公司打破原則,在另一家硬件傳奇的平台推出自己最經典的作品,首幾天在港得到的評分是五星…制的兩星,一千多個打分裡面,最低的一星佔了絕大部分!而類似現象不是香港獨有,包括美國內的其他市場同樣如此。

遊戲很差麼?我不認為,只覺各種細節都打磨得無可挑剔,一個早被做透做爛的「酷跑」類型裡面還能找到新意,任天堂就是任天堂。其實,大多數打一星的用戶,非因美術、音樂、關卡、數值,而是批評免費下載的Super Mario Run在提供幾關試玩後,需要十美元解封遊戲的所有關卡。

這無疑是手機遊戲商業模式扭曲的最佳案例:最經典的遊戲公司,以最經典的題材,做出世界頂尖的遊戲,提供免費下載試玩,玩家喜歡的話才需要掏腰包購買,居然能被玩家罵個狗血淋頭,可見手機遊戲理應免費,選擇性買道具升級的課金制,今時今日已理所當然到何等程度。而且不要忘了,iOS用戶已經是手機用戶中最願意購買內容的一群,用戶量多數倍的Android,內容理應免費的概念更深入民心得多。

事實上,市場越是扭曲,越需要像任天堂這種擇善固執的公司。對我來說,任天堂打破軟硬捆綁的原則在iOS平台推出Mario是美事,但假如打破原則做個課金遊戲就是悲劇了。這次任天堂和蘋果聯手,守住一些做內容的堅持,雖然輸掉口碑,卻是遊戲業的小確幸。

不過,持這個看法的我只是個小粉絲,小同行,投資者可並不認同。相對於Pokémon GO一度帶動只是提供授權的任天堂的股價上升一倍,Super Mario Run推出後,投資者認為遊戲變現能力不足,任天堂估計隨即下滑,至今[*] 已下跌14%,市值蒸發45億美元。

Super Mario Run的故事告訴我們,價值與價錢,是兩回事;創業者的堅持、專業經理人的管理、投資者的期望,是三回事。

img_1727

✳ 寫於平安夜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7.01.01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