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段錦健康遊戲值450萬港元資助麼

第一次在Four Seasons的套房寫稿。

當然,因為這不過是我第一次住在 Four Seasons 而已。

做慣乞兒懶做官

做慣乞兒懶做官,出遊一般都住廉價酒店或 Airbnb,反正我在意的只是爽快的 WiFi 和蓬頭而不是氣派的裝潢,甚至一直不喜歡中央空調,出差用的既是持份者的錢,就更加不會選高檔酒店。但這次是應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 (Korea Creative Content Agency) 邀請,講解 LikeCoin 的設計,本來就很樂意在認真交流的場合討論產品、技術、生態和社會的我,看著時間沒衝突就答應了,後來才知道不但有接近我月薪的報酬(其實我在基金會的工資可以公開,反而是振興院跟我簽了合約,不便透露具體數字),還替我訂了商務客位來回機票和 Four Seasons 套房,讓我受寵若驚,甚至一度起疑是否騙案,真是悲哀。不過有了以上種種,從機場出來看到迎接的牌子也就不意外了。

個人體會,台灣和韓國都十分尊重講座的嘉賓,台灣會稱為講師或者老師

而類似的經歷不是我獨有,前陣子跟著名小說作家友人聊起,提到較早前獲邀到星加坡出席作家節,也是吃好住好,像我們這些習慣了也安於不被政府放在眼內的人忽然被禮待,感覺特別突兀,搞不清這是自己適應了妄自菲薄,還是鄰國誤會了隔離飯香。友人點醒,是我忽略了而已,其實港府一樣有大把預算支持各種文藝活動,科技更不在話下,上頭一聲令下大灣區這樣那樣,各種明目可多了,電競的甚麼的,關鍵只是接待的為誰,成功申請到的為誰而已。

Chang Chang Han Concert by Korea Creative Content Agency

政府錢真好呃

剛在上周,從前線科技人員專頁讀到對創科生活基金資助 450多萬港元八段錦氣功App,批評「政府錢真好呃」,在現時的社會氛圍,尤其申請機構為北角區街坊福利事務促進會,帖子自然惹火。我讀著納悶,不是因為認同幾百萬做個像樣的遊戲就是騙錢,更不是否定長者應用的價值,恰恰相反,讓我納悶的是即使偶有德政,由沒有認受性的港府演繹出來,也注定變成壞事。

類似的事件不少,只是八段錦特別引起我的注意。其實以往一直希望開發針對長者的遊戲,但說來慚愧,從想要做給父親玩到父親離世,多年未能付諸行動。社會上最缺長者遊戲,不是因為開發難度高,而是因為缺乏商業價值,我既沒能找到商業模式,又沒有足夠財力自資開發,計畫自然無法實現。個人非常抗拒向缺乏認受性的政府申請資助,但那是我頑固,別人利用撥款做出應用給長者,使本無商業模式的應用得以面世,這正好就是政府應有的角色。

科研撥款 不離政治

我希望群眾能有更好的判斷力,尤其是業內意見領袖,假如一方面認為社會沒有如矽谷般善待科技人才,另方面認定以「窮人恩物」的價錢開發長者應用是騙錢的天價,其實很反智,心水清的前線科技人員豈會不知,只是關注組一直關注時事,看盡政府政策傾斜,私相授受,信心早失,豈能不敏感。說到底,利益分配就是政治,分餅仔的基礎就是認受性,核心問題不處理,再分配個五千億都不會服眾,雀躍的只有政治正確的機構,餘下來的,「積極」的會提倡焦土政策,寧可一拍兩散;消極的如我敬而遠之,寧願辛苦點從民間找商業模式,不願向審批機關投其所好。

言猶在耳,國家科技部及港澳辦宣布支持香港發展創新科技的措施,包括讓中央資金「過河」予香港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直接申請,港澳人才可承擔國家研發任務等等,咋聽還以為在說零零漆的夥伴聞西。不用唸過通識教育,稍有常識的都知道,這些措施獲益的前提是愛港愛國,從此,政治正確和政治不正確者得到的科研支持,必將越益兩極。

《國產零零漆》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8.05.27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