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不再縱容 SP股價暴跌

中國政府和兩大網絡商規範流動數據市場的第三個動作在於禁止群發宣傳。勢估不到,本文還沒來得及刊登,國內一級SP,在納斯特上市的搜狐便被中移動指未經許可在四川發出一千三百七十四條WAP push,宣傳其“我要圖”彩信(MMS)服務,懲罰自九月一日起停止彩信業務合作一年。搜狐在上周五停牌公布消息,下午復牌後股價應聲急跌17%,收市稍為回升,仍跌9%。消息亦拖累其他SP股價下挫,反映投資者擔心的是整個中國流動數據業,而非單純把事件看成是個別違規SP受罰。同樣在上周遭殃的還有曾推出《木子美原聲》和《激情一對一》等無線音訊互動(IVR)服務,被罰暫停在所有無線音訊互動合作的新浪。

其實,只要是國內的手機用戶,沒收過流動數據服務宣傳的可說絕無僅有。當中除了少數以中移動(一般使用號碼1860)和聯通(多用號碼1001)的名義發出外,其餘絕大部分是SP在未經手機用戶同意之下發出。一個較常使用流動數據服務的用戶,一天收同十條以上的宣傳亦不為奇。

畢竟,中國幅員廣闊,而手機滲透率還只有百分之二十,當中具備某些流動數據功能如MMS的手機,相對整體人口而言就更加少之又少,以傳統的渠道如報紙、戶外廣告等宣傳流動數據服務,有如倒水進大海,全無可觀察的效果。唯有群發短訊或WAP push宣傳,SP才能以低成本操作,仍得到百分之一至十不等的回覆率。

中移動之前雖然也曾對濫發宣傳的SP作出懲罰,但一向“出手不高”,即使偶而“重拳出擊”,相對宣傳產生的收入而言仍是小數目,算起上來除笨有精──更何況,關係夠好的話,被抓個正着的機會根本不高。因此,大部分SP一直以不同規模的群發宣傳,在行業中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然而,相信是受到政府壓力,兩家網絡商近月正式落實禁止濫發宣傳的措施。聯通的CDMA網絡,自五月起經已一刀切關閉所有SP的WAP push接口,計劃要求SP逐次向其申請,由中央平台代發,並按條付費。至於中移動,亦於上月初實行了類似措施,停止所有SP自發WAP push的接口,限制各SP只能透過由移動的平台代發,且WAP push只能送達予現有的會員,或由一會員的號碼推薦服務予朋友,再加上每號碼每天限量推薦予二十個朋友的規定,把漏洞完全堵塞。至於短訊,由於在技術上限制SP發放下行短訊*並不可行(否則將使得整個短訊業停頓),相信只能以重罰起阻嚇作用。

雖然因發出千多條宣傳訊息這種“家常便飯”而受如此重罰是悶棍一記,但由於一直有明文規定,搜狐對中移動這次突如其來的“槍打出頭鳥”亦只得接受,其CEO張朝揚在致全體員工的郵件中(郵件被公開放到互聯網),亦只以“多元化均衡發展”為主調,而輕輕帶過對移動重罰的不滿。

事實上,雖然未被強調,但搜狐的被罰還涉及違反合理收費的規定,即市場規範化的第四個重點。下周將詳細解釋。

* 短訊分上行(MO)和下行(MT)兩種,分別指從手機發出的短訊和以手機接收的短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