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

「沈佳宜,妳相信有平行時空嗎?」
「…」
「也許在那個平行時空裡,我們是在一起的。」
「真羡慕他們啊。」

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有這樣的一段,柯景騰和沈佳宜在地震後通電的對話。平行時空裡,人的命運,跟當前時空互不相干。現實世界中情侶已經分手,平行時空中她和他長相廝守。

不止一次看到學者這樣分析網絡遊戲:遊戲迷在真實世界活得不如意,於是天天登錄遊戲服務器,沉溺到虛假的、不存在的遊戲世界,逃避現實各種生活壓力,贏取現實中得不到的滿足感。換句話說,遊戲迷活在一個平行時空。社會偶爾出現如學童因網絡遊戲的寶劍被偷繼而自殺等極端例子,鞏固了這種論述。

的確,網絡遊戲有自己的規則、勝方敗方、甚至世界觀,但都不足以推論沉迷的就是逃避現實,更不見得就是現實世界的失敗者。再者,這些時空跟現實並不完全平行,而是有著各種交疊,絕大部份玩家清楚知道,遊戲世界以外還有一個世界,需要吃喝拉撒睡。

換成是足球、籃球等體育運動,就從來沒聽過這種論調。可是,米高佐敦不是常說”I love this game!”麼?足球以至任何運動,一樣是不同種類的遊戲,都是參與者按一套人造的規則去爭取勝利,本質上和網絡遊戲沒有兩樣。

其實,一些特別講究技術的網絡遊戲如”League of Legends”,早就演變成為一種電子競技“eSport”,定期舉行聯賽甚至大型國際比賽。籃球足球等體育明星一向名利雙收,網絡遊戲的高手卻被視為宅男毒男#,是很落伍的理解,反映社會還沒消除對網絡遊戲的偏見。

就是「虛擬世界並不真實存在」這個看似必對的論調,都可圈可點,因為這無異於認為足球世界並不真實存在,球場上稱王稱霸都是假的,明顯不盡不實。虛擬是一回事,裡面所發生的一切是否有意義,是否跟現實互動,是另一回事。

反倒是那邊廂,那些普遍認為新一代不夠上進的「地方官」,才更像沉溺在自己那個尊貴的角色扮演遊戲。在那個平行時空,歌舞昇平,沒有擠地鐵,不存在過關人龍,六百萬的樓房是上車盤。地方官員經營著我們身處的「服務器」,只知道玩家多些,消費高些,卻缺乏最基本的技術概念,以為一台服務器可以承載無窮無盡的玩家登錄,不知道內存和硬盤等硬件都是有限的,玩家過多會起衝突,服務器會遲援,最終當機。他們感覺不到,因為身處平行時空的他們跟現實世界毫不相干。

「真羡慕他們啊。」

﹣﹣
#其實這些沿於日本的詞,本來不帶負面意思。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4.05.11 “Ryu vs Ken” 專欄

#有關”Ryu vs Ken” – by 九龍皇帝 vs 高重建
兩個麻甩遊戲人,一個念公眾史,一個迷馬克思,一右一左,莫衷一是,卻同樣相信遊戲就是生活,離不開社會,免不掉人文。矢志開闢canto-game,拉闊遊戲光譜,補完本土文化。

IMG_008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