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文創與科創

好幾年沒到台灣出差,上週重訪,福爾摩沙,還是那個可愛的寶島。

喜歡台灣,既是兩岸四地裡把中華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地方,也最先進。在香港處處倒退的當下,差距更為明顯,這邊岸連不足廿年的事實都狠狠扭曲,更談不上坦然面對近代以至更久遠的歷史。而我所說的進步,當然不是硬件、基建大比拼——雖然台灣高鐵也很舒適很準時——而是民主體制,教育普及化和對多元的尊重等,現代社會的基本元素。

跟動漫遊戲產業距離較近的一項,台灣在科創之餘很重視文創,這個我幾乎沒有在港府口中聽到過的詞語或概念。港府眼中,科創終於變得重要了,電競節終於要舉辦了,只因它有商機,能提升社會競爭力。忽然間,沉迷、血腥、暴力,不是覺悟,只是全部不提了。中學總是說文科和理科,畢業後沒有「競爭力」的人文提都懶得提,這根本世紀騙案。脫離了對人的基本關懷,就算科技真的能發展好,給社會帶來的到底是禍是福都說不準。科創和文創本應是一對,談到這個理念的實踐,我甚至大膽認為,台灣比科創極度領先的矽谷都要優勝。

這趟出差,正好遇上台北電影節和台北遊戲開發者論壇,分別在華山文創園區和松山文創園區舉行,都靠近屬市中心的忠孝東路,沒有海景,沒有填海,沒有大型玻璃幕牆,卻保留了昔日的酒廠、菸廠、水塘、樹木和雀鳥。

所謂文創與科創並行,固然不是因為在文創園舉辦科創活動而已,否則紅館日日演唱會的香港肯定十分重視體育。關鍵還在於科創的道路上關心人文和社會發展,在文創的過程裡以科創提升效益。
我雖然一直做遊戲,卻很少出席開發者論壇,免得浪費時間在「sales pitch」或者聽不懂的硬核開發技術。這次的台北遊戲開發者論壇,好些演講題目卻叫我眼前一亮,比如「Indie Fund 資金模式」、「《返校》:在地題材國際化」、「《Replica》:傳達政治理念的媒介」等,這就是台灣的獨特之處。《Replica》講述玩家對抗極權政府,來自韓國的製作人SOMI開宗明義表示,遊戲是傳達政治理念的最佳媒介,是我十幾年從沒機會聽到的精彩題材,有機會再作進一步分享。

至於本欄曾經提過的《返校》,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透過兩個學生與老師的遭遇,帶出白色恐怖的歷史,作品的出現本已難能可貴,更難得的是如此本土的題材居然能在國際間大賣,再一次證明本土題材和國外市場之間,不見得一定互相排斥,很多時自身獨特之處,正正是吸引別人的賣點。製作人姚舜庭的這個分享,給希望在關注本土歷史的同時做到國際化的香港創作人,如我自己,提供了不少的啟迪和鼓勵。

以上談的都是科創之中關心人文社會,至於文創如何利用科技,例子也不少,比如把手寫字變成電腦字體的「守寫字」(可幸香港也有「勁揪體」),又比如以「讓美好的事物發生」為口號的眾籌平台嘖嘖,隨手拈來都是文創項目。隨著科技的進步,群眾募資的便捷,這些沒有「競爭力」的項目今天得以實現,這就是文創建基於科創的最佳例子。

當台灣一步一步實踐文創與科創並行,香港繼續文創靠邊站,地產與科創並行——如果那稱得上並行的話。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7.07.09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