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7 晴 今年的毅行者,我是活動前一個月臨時加入的,而我之後,還有一個更臨時拉夫的隊友。四人主隊加上四人支持隊,活動前我只見過兩個,一個熟悉,另一個在去年毅行者聊過幾句,隊長把目標訂在超保守的48小時很容易理解,畢竟大家很多連面都沒見過,尤其是唯一來自香港的我。去年我只是隨團攝影師,零準備從第四段起到終點走了67公里,現在才敢說出口,除了睏其實頗為輕鬆。今年是正式隊員,為免累街坊,活動開始前一個月每週末出動,走了第234578段,說不上操練,但起碼是熱身,怎知偏偏在活動前的週末走飛蛾山段時弄傷,看來還是不準備好些。左小腿腫了一塊,醫師說比目魚肌傷了,本是會自愈的小傷,可是第三段下山開始覺痛了,第四段的下山部分越走越痛,走完第四段在檢查站讓物理治療師按了一下。不按猶自可,按過後第五段痛得舉步維艱,下樓梯只能用右腳一步一步走。其中一個隊友於是回頭走在我後面跟著,他說,不要遷就這條腿,不要刻意去想,慢慢去接受這個痛,跟痛共存就好。才知道隊長把隊名定為一路同行,原來不單是老土而已。反正這樣痛並走著,易走的第五段反成了我最慢的一段,在前後的檢查站都停了個多小時。到了筆架山檢查站,我把左膝裹起來,跟隊友說滿血復活了,然後越走越快,一直走到終點。滿血復活是假的,但路總是要走下去,這是真實。謝謝我背後的男人,接下來要參加野外跑330公里,總爬升17000米,把毅行者當小菜一碟的隊友Jimmy。 #trailwalker

陳根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