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遊戲外傳 – Lakoo.org II

1999年創業之初,公司叫「新天空」,以Linux為基礎提供中小企技術解決方案并同時變成產品。開源開放的理念、不求退出但求搵餐晏的思路、學生組織的班底,讓「新天空」似社企多過像公司,雖然當時我們沒想過要當社企,甚至根本沒聽過甚麼「社會企業」。變得老氣橫秋,學會作為一家公司需要賺錢,強調股東利益最大化,是後來的事。

而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那個我,走的是另一個路線。

他認同社會企業的原則”double bottom line”-除了會計損益表最底一行純利以外,還追求一種社會責任實踐,比如扶助弱勢社群、照顧長者、保護環境等。但認同之餘,他有更激進的想法,覺得「社會企業」和「一般企業」的分野,等於側面說明一般企業應以賺錢作唯一目的。他更純粹的認定,所有企業都應是社會企業。「難道個人也分為『社會人』和『一般人』麼?」他想,明明社會全體都是公民,除了吃飽穿暖,還承擔一定社會責任。

但在這個連幼兒園都得按叢林法則經營的時空,談何容易。公司屬於全體股東,股東需要回報。另方面,同事也是持份者,當中不少拿著認股權等著退出,得以結婚、生小孩、買樓付首期不用靠父母。自力更新如此卑微的追求,我沒有不傾力滿足的理由。

社會責任無處容身,一推再推,平日以功成身退後再思榮辱安撫自己。然而,當看到一些噁心的「社會賢達」,無法想像他/她們年青時想過改善社會,也曾抱有理想,會好擔心,即使自己僥倖在飢餓遊戲中勝出,過程中會否把昨日的自己一併打倒。

糾結了一年又一年,去年終於以一個小操作去hack這個困局,成立了為實踐社會責任而生的Lakoo.org,並以學生會莊友所佔拉闊股份的一半收益作營運基金。雖然在我替股東套現前,這個運營基金數額是零,但我想,假如我足夠努力,這個基金可以是一百萬,再加點運氣,可以是一億,足以支持一些小項目。

當然,基金也可能是永遠是零,十家startup九家倒本是常識。費勁在九死一生的風浪中做這件事,是為了確保在叢林打拼的過程中,永遠不會忘掉自己的起點。Lakoo.org,是要在完全不影響拉闊投資人和其他持份者的前提下,跟昔日與他日的自己作個交代。

從org到Lakoo,從Lakoo而Lakoo.org,我彷彿回到了原點。

每個人都渴望被愛
也不斷地為自己定位
但是
只有知道自己是誰
從哪裏出發
才能在真的有機會擁抱世界的時候
不會迷失方向
-《家》前言,陳綺貞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