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

去年十月往北京出席朋友的喪禮後,在咖啡廳寫下一些話作悼念,卻卡住發不出去。想是天意,就作罷了。

現在翻出重讀,感覺不能準確表達我所想的。但反正寫得好不好也不重要,既然寫了,也就是如實紀錄了當時的心情,乾脆發出來,紀念這位值得尊敬的前輩。

Palo Alto, 清晨

--
在崎型國情的框框裡經營拉闊十多年,我一直在思考三個「可不可以」。驀然回首,卻發現前輩掌上明珠的始創人、董事長和CEO高克家先生-KJ-一直在給晚生如我提供答案。

我的第一個疑問是,在中國經營一個企業,可不可以不作惡(Do no evil)。在移動數據行業,人所共知,只要關係打通,做SP,錢最好賺。以KJ的資歷、地位、人脈,我相信創業的時候做SP,賺錢可以毫無難度。偏偏KJ選擇做外包、做手機網遊,人手密集、開發週期長、前景不清,兼而有之。更甚者,明珠的遊戲都題材健康,也不過分煽動玩家的好勝心和報復心等黑暗面來賺錢。偏偏公司卻非常成功,獲得玩家、行業和投資方的認同。不作惡,KJ做到了。

另一個不涉及道德,卻但更難做到的是,可不可以不浮躁?我的經驗是,市場不好的時候,容易;市場爆發的時候,好難。但KJ再一次做到了。當很多手機遊戲在賺百寶箱的快錢的時候,明珠在專注手機網遊;當很多同行抵受不了社交遊戲的誘惑紛紛轉型的時候,明珠堅持不變;當連我都開始懷疑MMORPG在智能手機年代是否能繼續普及,明珠告訴我,硬核玩家將來都會使用智能手機,硬核遊戲的市場早晚會起來。堅定不變,看似簡單,事實上,在這個信息爆炸的年代,「紛紛擾擾喧喧鬧鬧」難以分真偽,忽略雜音,堅持固有方向,特別困難。

我的第三個關於在中國營商的疑問是,可不可以建立一個即便是始創人離開後,還能健康運作,有信念、有系統、有生態的企業?就像Steve Jobs所說,”Create a company so imbued with innovative creativity that it would outlive them”。這是非常重要,也是我所追求的,因為人的生命很短暫,而且一個人的力量很有限,如果一家企業的生命力必須跟始創人的參與綑綁的話,代表這家企業的生命和影響力也將是有限的。很可惜,KJ已經沒有機會去完成這第三個可以。

但,KJ,請勿擔心,我相信,掌上明珠的同事,一定會努力證明這一點。

別了,KJ!

4 thoughts on “KJ”

  1. 知道消息時我已離京數年, 是通過內人舊同窗, 一位在明珠工作的員工, 知道我們認識而體貼轉告的.

    腦際回放,
    講台上他總是能展現某種可以作為肩膀依傍的前視感,
    聽的時候我曾峽縊以為是避重就輕,
    回想卻佩服那些觀點幾曾有過落空,
    精準若時空旅行者提供的預言.

    又, 高克家私下說過的話, 雖無大義, 卻都是些難以忘懷的體己話.

    若真有一個無比擠擁的天堂, 我還挺有信心可以很快辨認他出來,
    前提是我能不能上跟他一樣的天堂.

    高總加油, 也注意健康.

  2. 除了吃飯, 還可以試試看找牌藝跟我們一樣爛然而牌品又奇好的朋友們打牌, 在露天的地方聊深奧的話題(因為我未戒菸), 或是重新組織一個自行車遠征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