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由盲流廣州開始。相對光鮮有序的東站我天天去,這次是讓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怕了這城市的廣州站,轉車往樂昌。再次體驗,潮水式進站,趕鴨仔,被打尖,龜速買票驗票安檢,行李鍘腳,人山人海擠上硬座車廂的感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