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與獲的邊緣

陳雲大師上身。優質的中文,描述受到正面的待遇用「獲」,如「獲認同」、「獲尊重」;描述受到負面的待遇用「被」,如「被通過」、「被代表」、「被高鐵」等(例子太多,不能盡錄)。

我們處身於一個「被年代」,我們期盼一個「獲年代」。

但我搞不清楚受到誇獎,該用「獲」還是「被」?獎固然是好,但誇就不太好了。

2009-2010中国手机游戏企业TOP30评选

拉阔游戏 获得的专家评语

雖說人不應太計較別人對自已的看法,但得到如此正面的評價,說沒有因此高興是騙人的,盡管獎項不設獎金不設獎座不設頒獎禮。只是,高興適可而止,十秒之後,隨即回復平常心。怕同事看了驕傲自滿,尤其是未曾一起經歴過公司低谷的新同事。怕陶醉於短暫的小成就而意識不到自身的弱點和潛伏的市場風險。

況且,雖說是專家評語,但中國的手機遊戲市場說大不大,評選的專家具體是誰我雖然不知道,但相信很多都是同業朋友。換言之,一定程度上,評選結果只是反映朋友給面子而已。

如此說來,也就容易理解為甚麼我在北京工作的日子感覺自在了。哪裏有朋友,哪裏就是家。難得在北京有一個手機遊戲產業,同行之間常有交流,或是在後海吹風,或是在南鑼鼓巷喝酒,或是吃個炭爐火煱,都給我強烈的「同類感」。反而在回到香港工作的日子,卻常有一種自遊行,邊綠人的感覺,直至近一年才有所改善。

說到香港,上月香港政府的資訊及通訊科技獎頒獎禮,敝公司亦有幸得到最佳無間斷網絡大獎流動資訊娛樂類別的銅獎。獲頒獎本是好事,然而,我竟有「被頒獎」的感覺(以下內容不大厚道,但我還是率性而寫好了)。

話說大會的頒獎禮設有晚宴,在會展延開六十多席,但領獎者原來是沒有免費晚飯的。這個安排讓我有點意外,但不生氣,反而覺得政府懂得善用資源,是件好事。門票盛惠$960,對於習慣省錢的創業公司顯然是個門檻,這就開始讓我感覺有點不好了。但最教我納悶的還是主辦方的推銷:出席晚宴的最大好處是可以擁有跟曾俊華等高官拍照這「榮耀」。我無語(港話:O哂嘴也)。

說我草根也好,說我怪人亦無妨,但我只喜歡跟同業在街頭吃串燒喝啤酒,說市場說理想說人生,而不是吃千元一頓的高級晚餐,說客套官話;我最受鼓舞的是得到同業的勉勵,而非政府的認同;我最希望得到的,是普羅用家的支持,而不是公帑的支援。

– –

  1. 中國手機遊戲市場二零零九年的規模約六至十億人民幣,只及PC在線遊戲的百份二至三左右。

15 replies to “被與獲的邊緣”

  1. 恭喜!繼續努力。我從來不玩遊戲,不過很為你的成就驕傲。前面的路還很長。
    周保松

  2. 我在想像… 那位向得獎者們推銷晚宴者, 不知他/她官階身份為何, 是真心的覺得跟高官們拍照就是榮耀嗎? 那種奴性該不是天生的吧? 那麼要經歷過甚麼教育和生活才培養出來呢? 有這種思維的人, 會做出甚麼工作、造成幾多遺害來呢? 他/她的家人朋友, 會勸戒他/她嗎? …

  3. 會不會是主辦單位既然要收960元一位,怕被頒獎者覺得物非所值,夾硬擠多一個理由出來?
    但無論主辦單位是真心覺得同財爺合照係好有榮耀,定係夾硬推銷,都係一個字,白痴,侮辱別人和自己的智慧。

    1. @catitude, @蔡仔
      弊傢伙,誤中副車了.. 我得搞清楚幾件事:
      一)“榮耀”是我的翻譯(“great honor”),或者這只是英文裏禮貌的用詞,像”Dear Donald“,不見得真心親密,而是我對這個詞用在那些人身上太敏感了。至於“榮耀”這個中文詞語,相信暫時還沒太多香港人說得出口。
      二)後來我發覺不買晚餐卷亦都可以同高官影相,只是影相場地同時同地舉行晚宴,只影相不買晚餐卷的得獎者,會看着別人吃。
      三)最重要的是,讓我納悶的不是主辦單位那前線人員(他/她亦不見得是銷售員),而是公僕以公為僕的制度,是官尊民卑的文化。

      說起誤中副車,上月部份高鐵示威者與部份警員互相指責,我看着也有點不開心。一方面大部份示威者和平守法,就算不守的也是公民抗命的惡法;另方面大部份的警員也很值得尊重,包括以前我的二哥。像煞有介事地拉陳巧文,雖然值得指責,但怎錯也錯不在前線執行那一兩位醜人。

    1. 工作效率都好高呀,人哋成班專家花長時間建議高鐵的另一個走線方案,政府唔駛幾日就即刻全盤否定哂

  4. //跟同業在街頭吃串燒喝啤酒//

    乜易打鹿做埋你同業o羊 ==”

    曾俊華係咪回魂夜o甘係枱底捐出o黎話:歡迎您發表ge意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