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game有好報 - 致拉闊遊戲

對我稍有認識的同事,知道我一向抗拒提出甚麼價值綱領,尤其覺得在辦公室的牆上寫上口號,彆扭非常。

原因有二。一則,我認為公司的文化不應由一個人提出,其他人跟隨,而是大夥兒在工作、學習、聯誼、順境、逆境的各種交流互動中,從年月中烘培而成,是屬於大家的。二則,口號容易流於片面,把事情簡化,單一化,更適宜用作洗腦。

但畢竟提出了「好game有好報」這唯一的拉闊理念。理念約於2005年提出,當時公司成立了五六年,積累了不少核心同事和互動基礎,選擇在這個時間點提出口號,我的心態是在歸納和把大家想法同步,多於去帶領和演繹。

好game有好報,有幾重意義。最直接的,當然是希望透過做出好玩的手機遊戲,賺取應得的收入。手機遊戲行業很新,但拉闊希望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個邏輯依舊適用。

其次,這句話的背後有其歷史脈絡。話說2005年,拉闊的主業是中國移動的「百寶箱」,即由電訊商營運、以KJava為技術、帶中國特色的App Store。我們開發手機遊戲,透過中國移動,讓玩家付費下載。聽上去很美好,然而跟理想的模式,差之毫釐。遊戲是付費下載的,而玩家下載前不設試玩,只能看到遊戲名稱、封面和一兩張截圖。而且,當時電訊商基本上是唯一的發佈和收費渠道,而手機屏幕也就那麼一丁點,可以說電訊商推甚麼玩家就下載甚麼。於是,善於遊走於「特有國情」的開發商知道,與其在遊戲內容上花工夫,不如隨便找個破遊戲,起過YY的遊戲名,配兩張吸引的「截圖」,最重要的是,打通電訊商的「關係」,收入自然水到渠成。至於消費者是否高興,除了315,誰在乎?反正玩家懂得不高興的時候已經付費了。收入最好的開發商,掌握的不是玩家的反饋,或者手機的發展趨勢,而是中國移動的政策、管理指標、高管的升遷和客戶服務部的數據庫。

這些吐槽點,與過往的香港樂壇類似。流行樂壇打關係的潛規則,Beyond以《俾面派對》鞭撻過。發佈渠道單一、電台電視台捧甚麼流行甚麼、獎項由商業利益主導等問題,在互聯網大行其道前甚至今天長期存在。正是這個語境下,張學友在2001年的叱咤頒奬禮有感而發,祝願樂壇「好歌有好報」。說好game有好報,因為我們希望遊戲人的時間、心思、努力,通通花在遊戲本身,而不是放在打造關係上。我固之然是拾人牙慧,但拾的不是「好人有好報」的傳統智慧,而是學友的憑歌寄意。

不過,「好人有好報」的確是拉闊信念推而廣之的體現,畢竟,做遊戲就如做人。至少,灌注進去的理念和價值是一致的。有說,相信好人有好報很笨,那是騙人的。的確,從社會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可見,好人不一定有好報,甚至可能死得很慘。這情況在當代中國,更是普遍得即將變成常識。

然而,能帶出意義的,總是一個信念,一個目標,而不是一個客觀事實。以「太陽在東邊升起」為信念是沒有意義的。硬是要考究我們到底是否相信「好者有好報」的話,我會說,因為不信,所以相信。正因為不相信現實是那樣,所以更需要相信理想該是這樣。越是不信,越要深信。

對於一個遊戲人,遊戲就是業。遊戲賺的錢固然是遊戲人賺的錢;但遊戲作的業,同樣是遊戲人作的業。所謂的報,又豈是一個金錢回報可以概括。我只確立了兩者的關係,而沒有去定義「好game」,也沒有去定義「好報」。如何理解,如何發揮,還得靠全體同事努力去尋找,精彩地演繹。還是那句,拉闊的文化是由大家一起創造的。

過去幾年,智能手機迅速冒起,市場翻天覆地。我們在功能手機年代的輝煌顯赫,萬般帶不走。拉闊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再一次,我們是家新成立的創業公司。唯一在前世傳承到今生的,是好game有好報的信念。希望各位努力打拼的同事,甚至選擇了到外面闖的拉闊人,永遠不要把這個信念忘掉。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癸巳年正月十五於香港

good-gamer-karma

1 thought on “好game有好報 - 致拉闊遊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