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樓博奕

轉找公寓。「新樓」是也。

按中介解釋,國內有個規定(理念不明),租公寓的中介費由業主承擔,8.3%年租金,即一個月租。相對來說,即是我的孤寒預算多了兩舊水有多,而且房子還新得多。注定我跟紅磚屋無緣。

又是一番博奕。

中介公司防我跳過它,要我簽睇樓紙。這個容易理解。

中介公司防業務人員租成了不報給公司,每次睇樓必定兩個業務人員一齊,其中一個是親信。

業主提出side deal,減少中介費,但不回報給公司,直接給兩位業務人員。一邊省錢一邊賺錢。但被「孖必策略」擊退。

業主想私下要我聯絡方法。雖然中介費看似與我無關,但根據game theory,我還是有incentive,事關我配合之下省下來的中介費,是我減租的理由,幫我meet孤寒budget。容易,扮談不攏找個機會回頭就是,又或者借尿入廁所,留低字條。可惜港燦如我稚氣未脫,居然做不出手,白白錯過最筍的盤。

還有一些枝節的攻防,從略。

總之最後租了一個還不錯的盤。然後,業主說,他根本沒有在這個中介放盤,是她們不知用甚麼方法把他的聯繫弄到手。

x        x        x

在公司的博奕中,有位國內同事對我說過,其實我也是很N蠱惑的。我說是的,我有責任這樣,但我的蠱惑只會用來保護自己和公司。

但入籍久了,會否同化,我真的不敢說。

常說在中國工作叫人好累,就是這樣。

2 replies to “租樓博奕”

  1. 我去年在北京租樓時,雙方簽好約後,業主居然自己在家中增刪,然後捧回來要我簽,中介還幫她。離鬼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