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臭老九到IT9

日前,國泰宣佈今年裁員600人,佔員工2.3%。先裁減經理級別的190人,當中70人來自IT部,成最重災區,預料下一輪會裁走更多IT部員工。

消息一出,自然是罵(媽)聲四起。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認為做法不智,指大型機構面對經濟問題,均會先削減資訊科技人手,長遠難吸引人才入行。甚麼KOL指國泰虧損主因為炒燶期油,埋單的卻是IT9(IT狗)。

這種宏觀的角度我既不懂也沒興趣,倒是一些小事令我對國泰的IT留下深刻印象。還記得很久以前,Asiamiles帳號的密碼是4位數目字,後來有一天忽然更新都8位,通知說用原密碼加上“0000” 登入,山寨得很,但也無不可,至少能記住。月初,Asiamiles又突然強制修改密碼,非要加入大小寫數字符號等,變成我絕對記不住的組合,跟那個永遠記不住的用戶ID,天生一對。更好笑的是屏幕顯示說 “We constantly strive for service excellence, which is why we have launched alphanumeric passwords to enhance the security of our member accounts.” 拜託,40年前的密碼已是alphanumeric了好不好。

我認識一些在國泰做IT的朋友,每個都有能力有魄力,資源如此充足的公司,客戶管理最根本的帳號系統如此落後,只能是機構的官僚,過時的管理者所導致,無法不讓我聯想到呆伯特漫畫裡的管理者Dogbert。

單就裁員而言,不珍惜IT人的只是國泰,社會對IT人的需求不會因此改變。敝遊戲公司今年招聘IT人,幾個同事花了幾個月時間才終於招到一位,不是只需要一位,而是只能找到一個理想的。不只是我,招聘困難早就是業界共識。這邊廂我千辛萬苦招到一個,那邊廂人家一裁就過百,沒甚麼好罵的,只要有能力,被裁出來只能是好事,收份賠償,離開大嶼山到更理想的地方去,何樂而不為。

社會對人分層分級,落後之極,假如李嘉誠生在春秋,不過是「士農工商」社會的最底層。從元代「八娼九儒十丐」到毛澤東的「臭老九」,再到現在香港的「IT9」,不尊重多元職志,尤其是知識份子,社會承受代價必然是沉重的。

然而真正可怕的,不是大公司以至政府對IT人欠尊重,而是對基礎資訊科技教育的忽視。政府官僚不要IT人,中小企業要,初創企業要,跨國IT巨頭要。然而IT畢業生少,人才供應不足,跨國巨企沒有一家在香港設研發中心,才是最大問題。認識不下十個近年離開香港的年青IT人,每個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甚至天才,每個都不是主動選擇離開香港,而是得到Google、Facebook、Apple、Amazon、Microsoft、騰訊等聘書,因為對方在港沒有研發中心,不得已只能移居美國、英國、愛爾蘭、澳洲、星加坡,或者中國。與其說他們離港,不如說他們被離港。接下來是常識了,他們一般會在當地落地生根。

不尊重多元職志,不辦好教育,再多一間創科局、兩個數碼港、三期科學園,都是徒然。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6.05.28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