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1 陰 在這棟大廈辦公有十年了,週末搬出。搬進來的時候,我喜歡這一帶夠屌絲。可是這國家的經濟 (而已) 發展了十年,這城市經歷了亞運,這區域變成了CBD,街坊球場變了中超恆大主場,小店關了,小販沒了,像iPhone的廣告說,唯一的不一樣,就是一切都不一樣。有個老同志,彷彿要跟辦公室共存亡似的,今天last day,於是同事趕項目之餘,同步執拾,同步準備新辦公室,同步歡送,同步拍攝留念,忙得不可開交。相對正常人來說,其實我的東西不多,可是,大家收拾好個人財物後剩下來超級多的東西,除非我能接受讓同事決定,否則我得在場一件一件判斷怎樣處置。一年前的,三年前的,十年前的。就好像多年來同事離職進入人生另一階段,郵件接頭人就會變成上司,上司走了就再上司,到了我近年把公司架構壓縮到極端的兩層,基本上對外聯繫離職同事的都改為我。一個,十個,一百個。公司才百人不到,而剛入職的同事,是第689 (真的) 個同事,就是說大概六百人的郵件導向我的樣子。我的同事大都一級棒,各種強悍,要說我的定位,就是包底。剩下來的,就是我的。

廣州天河體育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