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藝術和創作的形式裡,常覺得歌劇和舞蹈等現場表演很蝕底。我們可以看一百年前的電影,聽五百年前的音樂,讀一千年前的書,但即使昨天的舞台劇,錯過了就錯過了。遊戲是介乎兩者之間,公司過往所有的遊戲是前者,這次我決意滿足俗念,把 做成一個留得低的遊戲。於是也推出了這個意念,讓人把自己或親友植入那個一去不復返的八十年代香港,在那個平行時空,一直留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