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詞

[節錄] 打從十來年前,香港有股新力量,把敏感詞庫逐漸解封。皇后碼頭和喜帖街解封了「集體回憶」,新界東北解封了「城鄉共生」,其他大小事件解封了「歷史意識」、「公民」和「公義」等本應基本不過,卻被經濟主導排為異端的概念。 // 我們成年人,與其說要為下一代帶來甚麼,倒不如先想想為下一代帶走甚麼,解封敏感詞庫,讓每個人隨心所欲說「夢想」而不覺突兀,不會被看成學院派、不成熟、不切實際。每一個敏感詞的解放,都會為社會釋放極大能量,愛恩斯坦說e=mc^2,說的其實是,能量 = 敏感(mingan)詞(ci)的平方。 click here to continue reading  (•̀ᴗ•́)൬༉

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接受《破折號》訪問,談開發中的遊戲。在冰室的閣樓,還是大一學生的年青記者問,「你有什麼夢想?」,我差點沒嚇得噴水。作為一個廢坑的我好想說,「你還是說廣東話吧。」

          *    *    *

「新聞說我候選了時代週刊的兩百個影響全球的人物,中國同時入選的還有敏感詞,敏感詞和敏感詞等人。」五年前,韓寒在博客如是寫,文章後來跟其他博文結集成《敏感詞》

敏感詞不能發,是麻瓜不能說佛地魔般的常識。常識分兩種,一種是如太陽在東邊升起之類的物理定律,另一種是些政策和社會現象,人民習以為常,遂成常識,哪怕它反物理定律。比如幾年後,「胸襲」將成常識。

曾經被葉劉引用辯說杜「普」作詩不會用廣東話的「擺do」,相當直白而臉不發紅,這樣解釋「敏感詞」:

「大部份論壇、網站等,為了方便管理,都進行了關於敏感詞的設定。

在多數網站,敏感詞一般是指帶有敏感政治傾向(或反執政黨傾向)、暴力傾向、不健康色彩的詞或不文明語,也有一些網站根據自身實際情況,設定一些只適用於本網站的特殊敏感詞。

比如,當你發帖的時候帶有某些事先設定的詞時,這個帖是不能發出的。或者這個詞被自動替換為星號(*)或叉號(X)等,或者說是被和諧掉了。」

隨著時代進步,大陸的敏感詞庫遠超古代避諱,單是非官方網站 67960.com 就收錄了5540個敏感詞。與此同時,香港的《常用字字形表》,收錄的字數為4721個。敏感詞庫除了歷久常新的詞膽,也有因時制宜隨時增刪的。試過在六月某天,「今天」成了微博上的敏感詞。有時,定義敏感詞的不是”zf”而是公司,因此,想搜索「眾裡尋他」的客戶的負面新聞,無疑很天真。Google的核心競爭力是處理關鍵字,因此成為最大的搜索引擎;「眾裡尋他」的核心競爭力是處理敏感詞,成為最大的公關公司,無良企業的危機處理專家,為官方對大事定調的發言人。

敏感詞包括某些人名、某些日期、某些運動、某些日用品,有時甚至包括某些單字如草、日、操等,因此網民在網絡遊戲和論壇看到「*莓」、「*本」、「*場」等都見怪不怪,也因此約定俗成了一批網絡語言去避開過濾,比如zf、qj,習慣拼音輸入法的網民沒有不懂的。可以想像,假如有人在論壇問世上都有哪些敏感詞,回覆的結果要麼是** *** ** **,否則就是zf ls ysyd…

具正義感的港人,看到這裡或許正在咬牙切齒,痛恨配合zf河蟹的共犯。這些包括我在內的公司決策者,承擔不了關門坐牢的後果,更不希望透過自己發出敏感詞的人承擔後果,選擇河蟹掉,是真小人。大人物可任重道遠了。2004年,雅虎香港分公司向中國國安機關提供了名詩人、作家、記者師濤的電郵信息,其後師濤被判刑10年,前年出獄後下落不明。總覺港美文明地抗爭而大陸人懦弱地妥協的香港人,別忘了有此一役。

說起香港,這裡相對自由開放,沒有人會反對。只是,zf都封殺不掉的敏感概念,生活做到了,比如「夢想」,你上次在日常生活說出或聽到是何時?恐怕是小學作文。而我自己,自離開學生組織,畢業後進入商業社會,好像撥了開關,知道有些詞說不得,否則會被投以奇怪目光,被當作象牙塔內的離地份子、瘋子、火星人,唯有當我回到校園,回到泳池邊,才會重新聽到和說出那些敏感詞。

可幸的是,打從十來年前,香港有股新力量,把敏感詞庫逐漸解封。皇后碼頭和喜帖街解封了「集體回憶」,新界東北解封了「城鄉共生」,其他大小事件解封了「歷史意識」、「公民」和「公義」等本應基本不過,卻被經濟主導排為異端的概念。

我們成年人,與其說要為下一代帶來甚麼,倒不如先想想為下一代帶走甚麼,解封敏感詞庫,讓每個人隨心所欲說「夢想」而不覺突兀,不會被看成學院派、不成熟、不切實際。每一個敏感詞的解放,都會為社會釋放極大能量,愛恩斯坦說e=mc^2,說的其實是,能量 = 敏感(mingan)詞(ci)的平方。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5.08.02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