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動畫廊.守株待兔

上集成語動畫廊,談到遊戲業界和香港科技界如何刻舟求劍,以至港府對西方過氣的價值和公共政策抱殘守缺。今集希望破而後立,順道為戰國時代《韓非子》守株待兔的宋國農夫平反。

很多人喜歡追趕潮流,樂此不疲。不過很多時候,潮流是個circle game,曾經的out,會變成現在的in,時裝界的流行色系也好,世界大潮流也好,歷史總是不斷重複。以手機為例,從第一代的大哥大「水壺」到後來的「細龜」,到後來越來越小越小越好,到2007年的iPhone重新放大,再到前年潮流教主蘋果也守不住,推出了「Bigger than bigger」5.5寸的iPhone 6 Plus,小米更變大變大再變大,日前剛推出的小米Max達6.44寸,網民戲稱大米。

遊戲產業也類似。從幾十年前機舖一元一局到八九十年代定價購買的電腦、家用遊戲機和掌機遊戲,到2000後按時間或者月費收費的網絡遊戲,到幾年後的免費下載道具收費模式,再進而在Facebook然後智能手機上發揚光大也同時崩壞的課金模式,漸漸,從玩家到開發商到平台都開始有人回到原點,重新關注一度被淘汰的定額收費模式。

要是沒有認清潮流的本質,個人盲目追逐,頂多就是累,公司問題嚴重些,但大不了不過倒閉而已,最壞的卻是盲目的政府,意識不到社會擁有的並非過氣,而是別人還未懂得或者還沒有資格去欣賞,反過來放棄自身價值去迎合,到被追上後才發現自己已無任何獨特價值時,為時已晚。

可惜,港府正正是如此盲目。不用看巴拿馬文件都知道,大量「上層」中國人有香港或美加澳紐等國籍,除了是保護個人財產,也是因為這些人都心裡明白,要真正生活還是這些地方好,不論關注的是基本人權的保障,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尊重,自然環境的珍惜與保護,還是多元的生活方式。在國內,再保守的人都只會說因為「國情」,中國還不適合去重視這些制度和價值,而斷不會從根本否定。這些他日將會被追求的價值,香港本來就擁有大部分,實在沒必要也絕不應該為融合而放棄一部分,妥協一丁點。我們守株待兔,自身價值有一天必然會得以體現。

說到守株,我想起母校。2006年,中大學生會環境關注組發表《齊來保護我們的山城》,關注校方大興土木,大肆破壞環境,後來朱凱廸和一群中大校友,在行人路上漆上「保樹立人」四個大字,發起運動反對以發展之名砍掉35棵大樹,名副其實「守株」。

相對於政府死守「發展才是硬道理」的刻舟求劍,保樹立人才真正的前瞻。之後的保育皇后碼頭,反高鐵保菜園村,一路走來,到最近的馬寶寶農場和城規會即將覆核的南生圍豪宅項目,關注的人越來越多,反對聲音越來越大。意識到「株」才是核心價值,就該守株待兔,雖千萬人吾往矣。

* * *

寫兩篇成語動畫廊時翻查資料,重看了多集故事,帶來兩個小感悟。

1987年的成語動畫廊,原來是給30年後香港的預言書,狐假虎威、狼狽為奸、州官放火、指鹿為馬、東施效顰、葉公好龍、煮豆燃箕、鷸蚌相爭… 要寫的話長寫長有,恐怕要請求老編開個新專欄。

全180集的成語動畫廊有粵語版和國語版,除了港人至愛的YouTube,還收錄在大陸各視頻網站,單集的瀏覽量往往幾百萬。跟大量其他經典錄像一樣,YouTube上的版本,好些是從大陸視頻網站反抄回來,盜上有盜,但總算把文獻保存下來,反而大量亞視寶貴的劇集和新聞,萬一落到政府手裏才真讓人擔心。支持一國兩制的框架也好,主張自立也好,必須認清的是幾十年來香港一直有在影響大陸,而大陸也同樣反過來影響香港,各種互動和影響,絕大多數不像視頻的點擊數可以量化,但都切實存在。

面對大陸,港人不亢不卑,守株待兔,就好。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6.05.15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