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世界

這四個字,創業前敢用,今天重新使用,中間的十年,是一大片留白。像國畫。

     *        *        *

我入讀大學的電算工程系,過程理所當然。太過理所當然了,以致缺乏思考、反省。

中學時,以為世界是二元的,分文、理,文代表背誦,理代表算術(我有這種「世界觀」,香港的教育制度「居功不少」)。不喜歡背誦,所以選理科。自從中二買了第一台IBM XT兼容機(當時Mac太貴,玩不起),一直喜歡玩電腦,周末也到高登兼職。成績還可以,足以進入現時入讀成績排榜末、我的年代排榜首的電算工程。

還好實行學分制的中大主張選修和通識,讓我不無糊塗地修了些社會科學課,才發現社會原來是多元的。至於香港發展到二元都不如的單元,那是後話了。再唸下去,社會學深深吸引了我,幾乎直到那時,我才終於首次為興趣讀書,想知道馬克思怎樣理解歷史,想了解官僚存在的必然性。大一開始用電郵,大二接觸史上首個圖文瀏覽器Mosaic的我,並沒有對電子計算學和剛剛起步的互聯網失去興趣,但卻想不通自己將要變成的螺絲會令社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差(better off/worse off)。我必須要回答這個問題,而社會學正好幫我回答這個問題。我決定同時修讀兩科,但到大學行政部門諮詢修讀雙學位換來一面屁,最後只好主修電算工程、雙副修社會學和政治及行政。

我決意社會學為體,電算學為用,畢業論文想過以研究網絡對社會的影響為題目,可惜當時教授以「這個題目不夠專業,不夠technical,不適合電算系的學生」為理由拒絕,埋葬掉這個想法。

在大學時對社會有諸多不滿的我,決定創業後當然是希望以科技改善世界。其中一個想法,我特別深刻。記得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的創辦人Nicholas Negroponte所著的《Being Digital》內,提到他最欣慰的,是年邁的母親以電郵跟經常穿洲過省的他保持聯繫,我特別喜歡,也希望有一天能教曉我的父母上網(決心不足,至今未能圓夢)。於是想以Linux為基礎,開發專供「老友記」(長者)上網的電腦。還有諸如此類的種種想法,讓剛開始創業時似搞社業企業多於傳統公司。

結果,資金、收入、生活,總之-現實-沒讓這些想法實現。相當高效率地,我理解到麥太「傻仔, 世事嘅嘢,邊得有咁簡單吖」的道理。我沒改變世界,世界改變了我。

     *        *        *

雖然長年將改變世界的想法收起,但「養唔熟」的我,飽暖了(發達國家吃飽了,地球暖化了),難免思淫慾,始終不願被社會徹底吞噬,想要反過來噬它一口。

雖然再一次有改變世界的想法,但跟十年前的很不一樣。

昔日,希望社會大幅改善,人們想法改變,偶爾會浮躁;現在,但願社會在原基礎上逐漸改變(不要解讀為我認同N年後香港才可雙普選),人們有空間去選擇不同的生活,自己更包容各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只要我的生活方式也獲包容,有時會懦弱。

昔日,了解到社會的不公平不公義,大無畏精神,推動著我;現在,同時亦明白到社會的現狀和平衡花了長時間建立,個人能力薄弱,人生短暫。

昔日,以為改變社會就是要改變體制、政策、文化,像奧巴馬說的 “Change”;現在發現,只要改變一些身邊朋友、網上擦身而過遊客、自己,甚至只是多種一棵樹,世界已經因此改變。只因為,我們都是世界的一部份。

看開了,人也釋懷了。即使我沒有能力以遊戲帶出甚麼大道理、美好世界觀,只要能擇善固執去營運這家遊戲公司,正面地影響幾十個同事的做人處事,亦一美事。

何況,誰知道在這個環境成長的年青人,他日不會為社會帶來更根本的改變?

21 thoughts on “改變世界”

  1. 看完头段,还以为你要跑去从政了。。。

    对大部分人包括我来说,改变自己已经是很困难了。
    反正世界其实都在改变着。。每个人都在贡献一点点,
    有些是自觉,有些是不觉,有些变好,有些变坏。
    陈冠希拍那些照片的时候,大概想不到会让香港年轻人爱上自拍这种结合行为及摄影的艺术。

    有人告诉我,应当借现在这个机会,好好想想自己真的想做什么,往哪里去,再从新出发。

    我是不小心进入了电脑系的,(正确的说法是系统工程及工程管理),不能说读书时不喜欢电脑,但真没想过以它为生计。但自从在第一年为交功课写了个程序而出乎意料获得一点创造的成功感,对这个东西多了点想法,觉得在这个上做事业也未尝不可啊。。

    虽然从榜首掉落榜末(系统工程好像还可以,因为多了金融工程的选择),但过去十年确实是电脑电信互联网的黄金十年,也改变了世界。
    虽然我不敢说自己有献过,但我还是兴幸参与其中。

    之后有可能会离开这个范围了,应该会想念的。

    在你地盘写那么多自家野。。不好意思了,兴致所至,10年老友。。不管了。

    1. @ted 十年老友?點只十年呀大哥!?唔好詐家依唔認老吧.. 你喜歡可以響度寫本書的,有廣告費的話分你一份..

    1. @Howard 我邊有咁老呀,final year project係96年,第一次用Mosaic上網係94即year 2.. 其實唔係好記得係year 1定year 2第一次上網,成為digital immigrant..

  2. 成都电视台报道

    一个小孩在长期露宿 吃人家剩饭过活 只因父亲意外身亡 母亲领完赔偿就跑了

    另一个小孩 用毒药毒死了跟他同住的爷爷 只因爷爷叫他去田里帮忙 被访问时亦毫无悔意 他远在城里工作地父母大为震惊

    —————-

    我也只能从影响身边的人开始

  3. 哈,你還是站得蠻穩的嘛。
    剛畢業時做記者,當時我真的以為文字蘊藏神奇力量,可以改變世界。
    人到中年,現在我只剩下「種一棵樹」「教一個學生」「聽一個朋友說話」的氣力,其餘大部分時間都累得倒頭大睡,沒有氣力慷慨陳詞。

    1. 腳骨力還好,可惜腰骨不成,妥協特別多。

      妳這樣也不錯呀,professor! 還有一樣妳可以做的,
      學生自己想做的題目,滿足他/她們吧。我們out了。

  4. 老闆,你呢篇o野係咪寫俾我睇o架?

    相信大家年輕時都有改變世界的想法,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撥亂反正,但人到中年,有種比豬流感更厲害的”無力感”經常來襲,頂唔順喇!所以至今仍然無業,而美其名為”尋找路向”,哈哈!

    經常聽到類似”在廣闊的宇宙,人是很渺小的”的話,我說在慾望的龙籠罩下,人才真正的顯得渺小.如果宇宙是無限大,慾望必定倍於宇宙.

    希望搵到一間好似貴寶號咁o既擇善固執的公司.

    1. @Tyo 當然係寫俾你睇啦.. 不過亦都係寫俾其他朋友,同埋自己睇。響自己忘記/瓜柴前。

      我想,「無力感」之所以厲害,不單只因為世界很大而人很渺小﹣這固然是事實,但那只會在大型天災的時候給你這個感覺﹣更因為體制:官僚、無限大的資本主義、帶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都比天災讓人更感無力。如是說,慾望使人無力,似乎說得很凖。

      希望我的確是擇善固執而非擇善妥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