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
(more…)

好game有好報 - 致拉闊遊戲

對我稍有認識的同事,知道我一向抗拒提出甚麼價值綱領,尤其覺得在辦公室的牆上寫上口號,彆扭非常。

原因有二。一則,我認為公司的文化不應由一個人提出,其他人跟隨,而是大夥兒在工作、學習、聯誼、順境、逆境的各種交流互動中,從年月中烘培而成,是屬於大家的。二則,口號容易流於片面,把事情簡化,單一化,更適宜用作洗腦。

(more…)

科技興邦.人

發展資訊科技業,地可以缺,資金可以不足,就是人才一個都不能少。

平心而論,相對文史哲,政府在資訊科技教育花的錢不算少。只是,對於傳統學科,政府哪怕心底裡覺得無助經濟,好歹有一種敬老式的認同。但對於資訊科技,心情卻很複雜,像個不懂上網的家長,看著孩子拿著平板電腦飛快的操作,滿不是味兒,唯有作些粗疏的批評,如孩子不應過早上網之類。說白了,是掌握不了新時代的新遊戲規則而不知所措。允許孩子上網,不過是無法對抗大潮流,和心知網絡技巧將來很重要。
(more…)

科技興邦.地

壓根就不相信,撥地對本港資訊科技產業的發展有太大幫助#

以硬件建設推動經濟是很中式的思維,對於發展中國家或社會基礎建設或許行得通,我不懂不裝懂。九七以來,港府思維方式極速回歸,在在以硬件建設推動所謂發展,高鐵、西九、以至最近的龍尾,樂此不疲。地產霸權能解釋香港所有現象,但對事情不一定有幫助,我姑且先不斷定地產商背後發功影響政府和議會決定。
(more…)

創業異化。貳

假如莫乃光代表香港IT界去車公廟求籤,得到的卦大概會這樣說:「想做產品,先得生存;為要生存,需接外包;多了外包,忘掉產品。」是的,這是本港IT創業公司的宿命。

於是很多想做產品的創業公司會申請政府支助。只可惜,部分公司卻又因而不知不覺跟初衷走遠。
(more…)

香港人的comfort zone

「成功人士」和「人力資源顧問」常說,一個人要成功,必須衝破自己的舒適區。有些人的舒適區是對應工作性質的,比如我對著手機和電腦工作一整天可以很享受,但要純為工作跟陌生人打交道或者跟熟人討價還價,即使幾分鐘我都覺得很難受。對於香港人,物理的舒適區一般是深圳河以南。認識一些居住和工作都在港島的朋友,尤其是居港外國人,甚至到九龍都不大願意。我就試過不少次,跟人約碰面的地方時,對方二話不說就問港島還是尖沙嘴,完全漠視大圍才是「香港正中心」這個事實。在他們心目中,仿佛柯士甸道就是深圳河,廟街就是東門。難怪當年港府那麼堅持,跨境的高鐵,總站必須設在柯士甸道以南的西九。
(more…)

創業異化

創業人被問到創業的原因,總覺得需要給些得體的答案。但其實我們心裡清楚,有原因就不錯了,那談得上甚麼宏願?說白了,很多人不過是工作上得不到滿足感,甚至精神分裂,才想透過創業以喜歡的形式做喜歡的事,僅此而已。

諷刺的是,以為主宰了自己生活方式的創業者,事後往往發現自己不過是以另一種形式異化,跟創業的「類本質」越走越遠。
(more…)